2017年9月11日星期一

文字入格:失去的方式


創作導論旁聽:保持緘默


【一種留戀】

共他使用過的寶特瓶,我捨不得清洗,於是將它放置在櫥櫃的最裡邊,偶爾睡前掛念起他,才會拿出來看看。寶特瓶裡有著逃不出去的水蒸氣,也反鎖了別離那天的空氣,因此自話別那天,我沒有再擰開蓋子過。後來母親趁我不在,將我們共枕過的床單與枕頭套一併拆卸清洗。还好我悄悄認住了他慣用的止汗劑,那黑色瓶蓋及氣味,到屈臣氏買了好幾瓶,慾填补空洞,卻似乎怎么填都不满。明明只是床褥換上了全新面貌,卻像翻新了整個睡房,好幾個夜晚無所適從。深夜裡儘管我將側臉深埋在枕頭中,但洗衣液的芳香渲染得過於氾濫,從枕頭內裡滲出的髮膠味一絲一絲越來越淡薄,然後在找到與找不到的溫存之間,入了夢迷了路,留不住什麼。

【一些改變】

重逢這天,副駕駛座上的他俯首微笑回應簡訊;我握著方向盤暗自倍感欣慰,為我彌補了以前他無法坐上我副駕駛座的小遺憾。可惜,身邊的他此刻已是一頭鳥窩長髮,卷亂之中摻雜著挑染的深褐色,變得更加複雜難懂,而我仍像當年,頭髮梳邊光著前額,因為他也偏愛過這髮型的乾淨利落。至於他身上的氣味,已是另一個我毫無頭緒的品牌了,與此同時我身上也散發著他曾喜歡的止汗劑味道,兩者相互抗衡,壟斷了所有預先設定好的對白。對於我的氣味,他始終沒有過問。我知道他不是健忘,就像我不曾對他坦露,我喜歡他說我眼眸有神好看的當下,以及我的一些改變,其實都與他有關。大概永遠也無法清楚形容那止汗劑有多好聞,像那時他的十九我的十七,只會在時光洪流中望塵莫及。

【一次打賭】

時隔一年再次對坐用餐,我才知道,在我之後的短短九個月裡,她的男友換了好幾個,口味也大大顛覆,一而再接受的,都是比她年長十幾歲的大叔。問她為何,她說,大叔的臂彎氣候太溫暖,讓流亡多時的她不由自主想要安頓久留。由始至終,我只是個渺小的抱枕,努力塞滿棉花,是為她感傷與心碎交雜的夜晚綢繆。唯有那時,我才會被她抱緊,一邊聽她傾訴,一邊吸收她的淚水。目前同她交往的是個白人,她旅行英國時認識的鄰居,一名年近半百的中學校長。只不過臉書上她近幾個月的動態,沒有任何一張他們的合照,也不見他們半则留言往来。以後是真要到英國跟他結婚嗎?我問她。但她沒有明確表示,倒是將問題拋回給我,問我如何看待。隔離了眼前和從前的她,我淡定頷首,一邊欣然接受并祝她幸福,一邊偷偷揣測這段感情的有限期。

2017年8月25日星期五

文字曝光:長大


幼兒園的美術課,我們在各自的拇指塗上喜歡的水彩顏色,集大家的指紋於一張白色麻將紙,老師接著將麻將紙貼在教室後尾的墻上。紙上的橢圓形指紋五顏六色,看似復活節雞蛋,凌亂之中,唯獨它那紅色愛心的形體格外出眾。

初中地理課,老師說,大马半岛的火車鐵路呈Y字形:由北部左側吉打巴东勿刹与右側道北兩個車站為起點,南下至森美蘭州的金马士才匯成一路,直達柔佛新山。它趴在番薯形狀的半島上,皮肉之內的骨頭竟與鐵路軌跡高度吻合,一如火車鐵路的縮影。

對自己更加了解的喜悅促使它豎起身子,像裹在麻包袋里的两条腿,笨拙地走遍整個馬來西亞地圖,間接逗樂了身邊友人。它和他們因而由疏遠變得親近,不再怕生內向,踡縮在拳頭里。

後來失足墜入愛河,更驚覺它竟起著保温作用:

“你做麼都不給我牽你右手的?”

“看你要牽我的掌心,還是我的心咯。”

(拇指两半自然有所寄托,童年往事的情景略有温馨,爱情絮语则是稍嫌肉麻,身体形态寓合家国地理一段最为精彩。)

2017年7月31日星期一

刀子时间


只是一趟大雨,就仿佛快要将努力耕耘的菜没顶。

不是倾谈大概也不会倒影自己还是需要时间去克服一些障碍,而这“时间”,可能会让耕耘的人由衷疲累。断定了奋不顾身喜欢一个人爱一个人就是神迹,到头来还是要在伤痕的挟持中假装很好;认定了一个朋友而赴汤蹈火,终究是一场欢喜一场空的覆水难收尴尬不堪;扑倒一次又一次,沮丧失落的感觉还得寸进尺企图将憧憬挖成负数。多数时候并不是因为自己不比别人努力,或不够努力的。

当初长大的冲劲是利刃,将孩提时候的干脆利落剪得零散,然后在接近成年了,要自己拼凑回来。撞墙多了,总会假假得痴呆,明明意识还清楚得很。

直到她说,她爱我,不会轻易离开。

直到有些心声坦承之后是真的不会将关系一刀剪断。

直到他们说只要一天没有搬家,回家的路都毋需重新适应。

直到相信梦想不一定是要成为奥运冠军,或鲁迅。

生活会过得简单,而我们从容。

2017年7月24日星期一

无法安置


多年来一直无法将自己安置在一段关系里面,总会躁动总会不安。或许感情是可以的,但其他呢?

懂得关系好像也没有让自己好一点,就像透彻忧郁症的人未必能治好自身的忧郁症。人心太善变了,十赌没有九胜,因此不能赌,概率会在最后时刻颠覆过来。

太多时候只有独处才能安抚失序的心——白天的小孩太缺乏陪伴,夜晚他喜欢听睡前故事,才能安眠,否则彻夜难眠。

有缘的人不会走散,大概是最适合安慰自己的说辞。

2017年6月21日星期三

大一结束以后

大学過了1/4,真的很快,快得超乎我想象。得到和失去的都有,而最节省的日子总在大一时,这点我是相信的。


课业上

其实大一的第二学期,我的射击训练时间还长过上课时间,诶,还没去撞墙,有收获的!考试成绩仍保持在中上,让我安慰。向来不是一个课业和课外活动都能完美兼顾的人。在课业上并不是卯足全力地拼搏,却留下了力气做喜爱的事。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还有两个刚上来吉隆坡玩的瓜陪我熬过这个sem,还送了我郁可唯的《0000》。我也只有再期待明年一月和三月的生日,看我们会给彼此什么惊喜。


生活上
最美好的回忆,是去了香港旅行,见了很多老朋友,认识了一些新朋友,我会再期待香港,作为大一结束的句点。日后大概会写一篇简短的游记,概括遇到的人与事。

那么美丽和充满人情味的旅程,我大三希望去香港交换的梦想会实现。


感情上

老师把她称为阿娜塔。距离变得远了不那么害怕,每几个月才能见一次也不害怕。今年有她送来的抱抱兽作为生日礼物,陪着史迪奇,自己也给她送了一个亲手缝制的钱包,刺到了手指一下,但绝对不是TVB剧情,这是我第一次缝东西。

她最初还不相信是我亲手缝制的,不过写在她脸上的开心跑不掉。不抱抱不可以。

(づ。◕‿‿◕。)づ

她其实是个很贴心的女孩,多次我在市面上看到画板,有想买的念想,但最终被价钱吓得退避三舍,然后一直在犹豫值不值得买,到最后没有买下手。结果有天收到超大个的包裹,里头是一个梦寐以求的画板,当下真的叫我很激动很激动,抱着画板作画写字,感觉就像在做梦,太虚幻太不可思议了。

她当初还骗我,要了我的各种资料,说要买书包而要了一个朋友的个人资料Lazada会有折扣等等,结果是买了一个画板给我。

想起去年这个时候很喜欢徐佳莹,她也悄悄地买了徐佳莹的《日全蚀》演唱会CD给我,平时总是把肥嗨肥嗨挂在嘴边的她,有不是那么贴心的日常,也有对我贴心得意想不到的的时候。

不能不好好疼她。


我的喜好
今年三月的Recess Week是在新加坡度过的,没有回家,刚好那个周末就是自己的生日和比赛,第一次生日一个人在外,感觉会有点孤单,而生日那天是在忙碌和睡觉中度过的,没有时间犒赏自己。然而他们很意外地凑钱为我买了蛋糕,还替我庆祝,那感觉真的很窝心,像一家人,我是真的真的很久没有吃过那么大的生日蛋糕了。我很感激。


在两场比赛中拿到一银二铜是一个美丽的开始,队友的贡献很大,叫我不要放弃。虽然射击是个人竞技运动,但有一群一起奋斗的队友,和充满效率和包容心的合作团队,让我的大一生活很圆满啊。但是明年的马运会却十分遥远,雪兰莪队变化太多了,完全不是当初我认识的那个模样。

在NTU我也算是十分活跃的会员,只拿了这一个课外活动,多数的课余时间都用来练习射击,希望可以把水准维持好,回去参加比赛。在这个团队里很棒的是有个工作机会,在SAFRA射击场为每个月的射击比赛工作,且日后考取教练执照($200 T.T)以后还可以教小孩子射击,真的很棒!今年的NTU Invitational Shoot全国赛除了参赛身份也拿了Competition Director这个工作岗位,为比赛和社团出一份力,哈哈,毕竟NTU是主办单位。

对于创作的热忱从来没有断过,散文班就像一面镜子,透过老师在我每一篇文章的评论,我看到自己。我相信历练可以让故事更加丰富。当然,若有时间,会阅读更多。最近把自己的高三生活和阿娜塔的感情虚实相交成笔下的文字,也有好多好多的故事想要写,但手只有一双,脑袋只有一个,按部就班慢慢来吧。

妈妈说得对,不以成败为初衷,故事才会更动人。


朋友和家人
真正的朋友颤着手脚坦承,哪怕不天天见面,也总是新颖如初。
家人嘛,也不长篇大论,远远的关心和分享,继续让回家的日子有一个倒数的理由。


嗨,木瓜

应该再善待自己一点。向来都舍不得花钱在自己身上,只是偶尔看在自己真的很久没买东西了,才会给自己买一两件衣服,吃的话,总是会想着回家可以跟家人朋友吃得更好,而会思前想后,最后还是最常吃的一菜一肉一饭。很好笑的是,每次都想着朋友兄弟来到新加坡,一定要带他们吃好吃的,结果每次看到稍微贵一点的菜单,第一个被吓到的反而是自己。

对自己和爱的人好一点,一次一辈子的时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