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6日星期一

當我第一次踏入柔佛

住在大馬已經十九年的自己經常都想找個機會到柔佛看看,但每一次踏入柔佛州,卻都只是事與願違地直通南北大道前往新加坡,錯在天時地利人和的從缺,於是這一個願望實現的機遇竟是在我大一的時候,和兩個同是柔佛人的茗怡和政墀一起。 :O

當天早晨起床惺忪時,想著前一天才早起去比賽,第二天又要在破曉之前趕巴士,沒有作古的休息時間實在太不人道。而原本四人行的旅程到最後有一個因為太累了起不來,結果成了三人行,最後我依然捨棄了自然醒的機會去到相約好的巴士站,一起穿過人潮洶湧的海關,反正任何小細節對沒來過柔佛州的我而言都是新鮮的~


Bukit Indah是JB的一小塊,但那邊的發展還是不錯的,商街林立,也有看到好幾家的購物中心,不過因為時間有限所以我們只逛了AEON,再者那邊也有TGV電影院,根本就是我們看《釜山列車》的最佳地點!

來到新加坡已經兩個多月,是自己省吃儉用的個性使然吧,都在努力控制自己的錢包,不讓自己吃太貴的,不買奢侈品,等馬幣當前再吃好一些,跟家人、老朋友。朋友會說自己太節省,但是想到回去可以帶家人去吃好的,跟朋友去吃東西不用太拘謹,一切都很值得。在來到新加坡唸書之前自己還是這樣的生活方式,早餐午餐可以都是三明治,偶爾和朋友去咖啡廳吃東西但點的都是最最便宜的甚至都沒有點。
話說回去,那天特別想要吃壽司,畢竟距離上次吃壽司已是兩個月前的事情,回想起各種便宜的壽司就垂涎三尺欲罷不能,在Sushi King與Sushi Mentai之間猶豫了許久,終於決定任性一次,叫了三塊(馬幣!)的Uber到附近的Sushi Mentai 一吃為暢!雖然Mentai的壽司種類不比King多,但論價格而言,那是我們比較負擔得起的,吃起來也比較不會慚愧XD 

就這樣在Sushi Mentai 吃了一個Brunch 過了一個上午啦 :)


這是我們三個人的戰利品,共價馬幣75元XD (死都要寫價錢) 

滑稽的是,在新加坡已經用“乘三”思維模式過了兩個月以後,回來馬來西亞卻逢價“除三”,然後沾沾自喜,重點在那些物價由始至終沒有變過——印證了人總是犯賤的這樣一句話XD 



本來也想要在JB 剪頭髮(想說在馬來西亞剪應該很便宜的想法,卻太單純),結果問著的理髮院都是30塊起跳的價錢,實在可怕 :/ 

突然覺得如果茗怡做孕婦我做老爸政墀做女兒畫面會更感動更逼真XD 哈哈哈哈哈哈

過後在《釜山列車》的各種驚嚇和搥心肝中離場——非要看到一個又一個人枉死眼前,才知道人性的黑暗到底有多徹底。如果沒有法律的保護,人類到底會有多不擇手段?更何況法律當前,社會的不安穩已經浮出水面。

再去超市當不計運費的代購,買了各種日常用品和超值的9塊錢的8合1巧克力包裝牛奶(!!!),帶著依依不捨的心情回學校去。

後記補充:
茗怡這女孩要我強調她的灰藍色頭髮,看得出對嗎!很明顯對嗎!
在她染髮之前是褐色的頭髮,但主張YOLO的她就在某次回家一時衝動之下染了這個顏色,
卻總是一直擔心地問我這樣的髮色明顯嗎!
我說啊,女生可貴在於懂得捨得自己疼惜自己。

這天往返馬新確實很累人,卻也是個很棒的經歷,至少在我開學沒多久就有個機會來柔佛看一看,但關鍵是那些願意帶著你陪著你走的人,時間和場景的設置也變得很其次很其次了。難忘的莫過於我們三人交心的時刻,至少對於你們的認識又深了一些。謝謝你們啦 :)



2016年9月11日。

2016年9月21日星期三

來不及

用概率的方式,
以為來得及
將千萬漢字連成一篇
頭尾兼具的文章。
然後呈交、批改
總該有個分數吧?

但終究我只能將草稿的缺憾
帶離考場。

2016年9月17日星期六

《我們》——2016學海杯優秀獎


當初《我們》入圍《2016學海杯》34強已經是個意料之外的寶貝與肯定,更別說今天突圍而出而榮獲的優秀獎。

文創社在坤中已經成立了近三十年的時間,然而第一年成為正式社團與其他團體並駕齊驅卻是在2015年。在2014年擔任副主席職位卻久久不處於狀況內的我,在另一個副主席與高三主席畢業離校之後,我便順勢被推上了主席這個位置,也因為去年刊物的原本三個編輯都不在社團內導致刊物的接洽與進展怠慢很久,於是也毫無預警地被老師薦上了主編這個位置。過去沒有擔任過主席也沒有擔任過主編,原來該來的還是會在我畢業之前一次過給我(汗顏)。

在同一年要進行畢業刊與拾穗的編輯工作本來就不輕鬆,但比起畢業刊,拾穗的進展是比較不如意的也比較棘手,於是當成品終於送到并派發到每一個同學的手中,那才是我真正卸下重擔的時候。《我們》的前身叫《校園》,無論是主題、隔頁等等都是很淺白很直接的一個標題,不過在那時整本刊物的雛形是還未出來的,而後來會改成《我們》也是因為在審核兼排版中發現有很多關乎校園的文章,其實也概述了大至友情,小至花草等等微妙的情感連結,於是就以《我們》來概括了一切,至少我知道這個主題要帶給讀者的溫暖是有共鳴的。


過去從未嘗試過為刊物排版,而在排版初期自己取的是源自網圖,後來想想過去的刊物大部分的原创元素都是文字为主,于是先把工作擱著了,忘了是什麼時候自己才萌生採用自己存了多年的插畫這樣的念頭,從HDD到部落格一張張插圖找出來并套进去,真是“畫盡其用”,但仍不夠用,仍有很多插畫是自己在後期補去的,包括封面封底。會很慶幸自己過去到現在一直都有畫插畫的習慣,以至可以派上用場。

如今回看每一張插圖,會有一種錯覺是裡面的每個小人物都是有生命的,就像經意與不經意間拍下的合照一樣,每一個表情都很自然很可愛。如果當初沒有嘗試動筆的念頭,大概也不會有今天那一張張俏皮的嘴臉。


這一路真的,感激嘉尹和老師為社團默默付出,特別是嘉尹在最後關頭臨危不亂調整過來的最後排版。在拾穗第一年成為正式社團時至今,從過去多半只是寫稿的枯燥活動,到今年的排版營、作家分享等的活動越來越多樣化,可以吸收文學知識的管道越來越多,各種活動安排的最後意義不外乎是希望大家能創作中找到各自的定位。很慶幸在最初的時候有管老師的加入,一直陪著大家走到今時今日,沒有放棄過創作的同時也在以身作則地鼓勵同學,是可遇不可求的。謝謝你們從未放棄過,草根的堅持終究會讓文創社成為柔軟的草原。

在昨天聽評審講評的錄音時,有聽見管老師說《我們》是非賣品,正因是非賣品,只有第一刷,沒有任何商業價值,才更凸顯了它的珍貴與“限量”。有評審坦言很喜歡,打開了便從頭看到尾,有的更說喜歡裡頭顏色的大膽,還有插圖的可愛(甜死寶寶了)等等。起碼我知道《我們》擺脫了青少年主流的憂鬱,記錄了一段青春的快樂與感動是眾多刊物裡頭的優勢與奇特。



會遺憾當下沒能和你們一同參與與合照,不過另一方面也很替你們開心,畢竟共同努力過的終於有了收成。記得今天點評中的好壞,去加油、改善、突破,熱血期待你們接下來更棒的成品,而突破的最終目的在於擴大舒適圈,就能看見更寬廣的藍天。

對文創的情有獨鐘絕對不能斷流,會有更多人看見聽見,而你們也會更感動的,而突破,在於擴大自己的舒適圈吧。因為當社團正式被校方“肯定”也被更多人看見,那是我們不能放棄的緣由。



2016年9月17日

2016年9月11日星期日

不說話的

對於星空,你教會了我看

於是我只有在烏雲密佈時抬頭,

在難眠時才掀開窗簾

原來你害怕被凝視啊,

但每一個晝夜你都在閃耀著。

再也找不到的空隙

自出娘胎那一瞬,我們失去了羊水,卻獲得了空氣。

越是長大便越是發現站在失去的面前,我們渺小得如何窮極思變地跪著求饒也擺脫不了失去的定律。很多時候必須經驗過才體會到,失去了一個至親,取而代之的是他沒有說出口的愛,由始至終失去並沒有真的讓我們失去。不過沒能將緣分繼續下去,始終空出了一個遺憾。

我說過會在月末那一個假期回去看你,你也回應了我。我迫切希望自己是趕得及的,誰知道你先走了一步,但那時的你情況已經不樂觀,我心知自己可能來不及。那段你在醫院的日子我沒能去看你和你說話,沒能見你最後一面也沒有給你一個擁抱,但我知道其他愛你的關心你的人一直都在陪伴你照顧你。謝謝你曾經毫無怨言地對我那麼好,只是我再也找不到一個空隙去填補對你的感激。

與生俱來的,攤開掌心使我們有了掌控的能力,卻失去了改寫的本能;攥緊了拳頭,珍惜便成了我們另一個天份。

一輩子或許很長也或許很短,但珍惜這個天份成了一門不會截止的功課。




祝你一路走好。
2016年9月5日
1730分

瓶頸

今天有點難過的是,已經那麼多年了,自己依然無法頂住賽場上突如其來的壓力和無所適從,就算到最後力挽狂瀾,也都來不及了。我深知自己的訓練比起比賽來得更好更出色,但是在賽場上發揮不了,終究也只是紙上談兵。

朋友說,要怎樣才算是最好的標準?就算已經達到了自己的要求,也還會認為自己還有進步的空間。

我懷疑過自己是不是真的不能繼續下去了,但對於這個運動自己是真的很愛,很愛。但是,我到底還要花多少時間去突破這樣的瓶頸?

在體能的方面,自己是已經可以掌控好比賽的節奏,唯有在心理素質上拾需要一再突破的。汲取教訓,忘記過去的畫面,才能創造新的畫面,下次的比賽重新再來,只盼可以突破,更好。

有個小插曲是,來到了這個全新的環境,我依然穿著背後寫著“SELANGOR”的衣服,旁人看不懂,但這件衣服穿著滿滿的回憶和默契,很想念過去隊友在每一槍每一發子彈由始至終的默默關注與陪伴。時隔多年再次比賽,場地冷冷清清的感覺就像找不到定點,但是這麼多年了,很多人來也很多人離開,只需要好好記著那些過去的美好即可。

我們都要好好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