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4日星期三

近期与信

预考已经开始第二天啦,
考了PA、中国文学和道德,
然后明天会考附加数学,
接下来有好多科会陆陆续续考掉。
表现,我觉得就平平无奇吧,最担心的都考掉了,
那至于第一次考的中国文学,
我其实没有回答得很好,全是凭自己的印象回答,
也放掉了一题。不过起码自己尽力了,也没什么好悔恨的。
现在要比较注重在国语,因为光是文学和小说就有很多资料要复习,
也听说考卷是由一个比较资深的老师出题,会比较难。
可我不懂有哪一次预考是容易的 囧。

今天听到一件消息,
马来西亚射击队在韩国仁川亚运收获一银一铜,
都是女子50米步枪卧射,很开心。
希望以后在其他的国际赛事会有更好的成绩。
不知不觉自己退出射击运动也有一年了,
之前因为朋友想要了解射击场那一边的环境,
于是就回去那里看看,好多当年的队友已经不在了,
大多数都是新人,人面全非。
之前的队友有好多都是去念书深造了,
有的去纽西兰,有的去了别州,有的去了新加坡。
对于当年大家所有的那种团队精神,
不分你我地混在一起,是很怀念也还是很感动的。



可能……自己真的已经老吧了 o.o。
最近一直都有听回老歌的习惯,
尤其是那些90年代的老歌,
因为自己也是90后的人,97年,
所以出生不久以后都会听是听这些老歌长大的,
而这些老歌是当时的流行曲喔。
印象最深刻的是刘若英的《后来》,
当时爸爸驾车的时候都会开这一首歌,
然后我都会站在驾驶座上大大声尽情地唱,哈哈。
当时对于歌词的意思不大懂,可还是啊咦呜呃跟着唱出来。
而今天听回去这一首歌,又是另外一番感觉。
5岁跟17岁听着同一首歌曲,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感受。
同样的歌重复听好几遍,
就好像一本书一样,
都会想起不一样的事情,有着不一样的体会。


最近一直有一句歌词在脑海里盘旋,
“很想给你写封信 / 告诉你这里的天气……”,
找着找着,是巫启贤的《你是我的唯一》,
也90年代的一首老歌,也是自己儿时听过的其中一首歌。
巫启贤的歌我懂得也不多,来来去去也就几首而已,包括这一首。


“很想給你寫封信 告訴你這裡的天氣
昨夜的那一場電影 還有我的心情

很想給你寫封信 卻只是想想而已
我已經不能肯定 你是不是還會關心”


两段歌词写着不一样的感受,
但跟自己的心情很是贴切。


期初,想要写信的期盼和向往,
想告诉你自己的近期,自己的心情,
想与你分享生活上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
是喜悦是开心的。

后来,想要给你写信,犹豫着犹豫着,最终放下了笔杆,
尽管有很多话很多事想对你说,但终究也只是想想而已,
忘了什么时候失去了实践的力气。
对于自己这般懦弱,很无奈,
但也不想改变些什么,或许是想保护自己。
最后一行的歌词,正是自己的内心话。


很想很想,写信给你,
但与此同时我也好想知道,你还在乎吗。
不懂为什么,会有一种消极的想法,
觉得自己是多余的,在你的生命里。
卑微,
不确定,
恐惧。


当我把第一封信寄出去以后,
我其实没有抱着太大的期待说你会回信。
但是你回了。 :)

跟你通信的这段日子以来,
心情都在慢慢地转变着,从莫名的期待慢慢转变成现在的淡然。
我曾经踟蹰过要如何回信给你?
友人说,如果不懂得要回复些什么,那就先搁着好了,
于是我把你的信笺搁在架子上。
是到了近几天你偶然问起,我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好久没有回信了,
于是重新写了一封,也寄了出去。

听着你说你的近况,
似乎,你已经抵达了一个能够让你心安的港湾,
似乎,你已经找到了一个能够让你好眠的抱枕。
不知道你跟他,还好吗?
面对与幸福咫尺的你,
我应不应该这样一而再去打扰。
从你之前不经意地说过的一些话,
我心里淡淡地酸了。
你应该不懂,我想与你通信,
其实也只是想要跟渐行渐远的你有着联系,
哪怕只是偶尔的,也不想彻底断绝。
也对,因为我未曾跟你说明。
原谅这么一个自私的我,总是这么先入为主地想着。
我始终还是欠缺了一个向你开口的勇气。


写信,在这个科技时代变成了一个很不起眼的东西。
大家都在用电邮,都在用聊天软件来联络对方。
但对我来说,信,真的是一个很特别的东西,
让生活多了一份期盼和寄托。
面对你的每一封来信,我都由衷地感激。
我不懂我们的信笺来往会持续到什么时候,
但是我会好好地珍惜。
我知道你的来信,并不是必然的,
也许,是因为我在你心里有着那么一个小小的位置。
也许,也没有。
想说,你对我,真的很好。
但我无从开口。
也就只有在这一个你不会经过的地方,
我才能够写下这一番情绪。


尽管犹豫,但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
我想日后回首,也没什么好后悔的。



只是,
面对自己的回信,
我已经不能肯定,你是不是
……还会关心。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