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7日星期一

反正



或许用第二人称,我比较能够坦白我的心情。
当关系中出现了始料未及的变化,你会用什么心态去面对?
当两个你十分重视的朋友似乎冷落了你,你会如何说明你的情绪?
你曾经也设想过这样的问题。但是当自己真正经历当下,却是另一种体会。



他们,只是你透过荧幕认识的朋友。
在你为这段关系注入心思之前,
你也曾经设想过,
当关系发生了变化,当你想要让别人明白你的付出,
会让对方以“这是你心甘情愿,与我无关”来回应你。
但你依然冒着这个几率,去做一些事情,
只希望对方快乐就好。
友人说,不用把他们太过放在心上,那只是一个游戏。
你说,游戏和现实也好,那都是一种关系。

你知道,你并不幽默
你的沉闷,已经让一段原本无话不谈的关系,走到了无话可说。
你知道,你并不主动,
你的被动,让你不懂得坦诚自己,总是累了别人。
你知道,你并不成熟
你总是不懂得满足现状,而让别人觉得你好苛刻。
所以别人厌倦了与你相处,你没能怪谁。
柔弱的你,并不是一个值得被爱的人。

但是回头想想,你也有很努力地在做好自己当朋友的责任。
一个他生日了,你知道自己不能亲自送上大大的拥抱,
于是就到处收集鞭炮烟火,希望可以给很少庆祝生日的他小小的惊喜;
一个他突然沉默了,你知道他不懂得直接表达内心感受,
于是你决定跟他到游戏的每一个角落一起拍照,希望他可以开心一点;
一个他豪情壮志想壮大自己,你知道自己没有那么多的钱能够买下一套顶尖装备,
于是只可以在他需要的时候,把自己的储蓄借给他;
一个他在游戏里有时候没有组队,你不知道他会不会觉得孤单,
虽然跟他之间没有太多的话题,但你还是很坚决地退出原本的组队来跟他一起玩,
有一个伴,就肯定不会孤单。
不过,当你所付出的点点滴滴,总是得不到对方的回应,你开始觉得沮丧。
你甚至质疑,对方会不会只是在利用你的心软来满足自己,而从未把你置放在一段关系里,
因为你也是一个独特的生命个体,
你也有自己的情绪想法和感受。
但你从未有过一个答案。


从事情中,你看见,
自己的感受情绪已经被漠视了,
你并没有被当成一个个体来对待。
所有的情绪释放也被视为否定,批判与责备。
你坦诚你的情绪和需求就算你的出发点是为了让关系更好,
但当对方无法接受你的坦白,反而以防御自己来攻击你,你又能如何呢?你傻笑问自己。
人都是比较自私,都比较爱自己,往往都以自己的情绪考量作为出发点,然后用自己想要的方式来回应别人。
这,无关对错,
你只是以为,你结交的,
是能够用爱来包容你的彷徨不安的兄弟,
能够同理你的情绪感受与坦白,
事实不然。
当事情发生了,你是被关在阴关系中暗的柜子里,
即使情绪受伤了,也没有得到理解,抚慰。
反而被逼着自己承受,反省。
但你反复自问的是,
"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所以他们都不要我了?"
来回应童年未痊愈与现在刚发生的,相呼应的伤痛。
你无法解释,他们当然也不理解你被丢下时所经验的无助与孤单。


其实你曾经也和他们很要好。
你曾经把自己的心事与他们坦白,
你曾经很信任地对他们揭开自己脆弱的那一面。
因为你深深地相信,
当关系中,彼此都愿意表露自己内在的脆弱,
那会让关系更加亲近,
让彼此更加同理,
然后慢慢地畅游在彼此的生命里。
走到今天,一切都好不胜唏嘘。

其实,对于他们,你很重视,
重视得,甚至有了一种占有欲,
希望他们可以一直陪在自己身边。
但你未曾和他们直接说明。
你害怕,他们会标签你是一个没有度量,自私自利的人。
只是,你真的好想,好想。
当他们走得越来越靠近,
你也有过那样的焦虑,
害怕有一天他们会把自己给丢下,
自己在后头默默地追,就算精疲力尽,他们也不懂。
所以经常,那些莫名的沉重和不安总是涌上心头,
曾几何时,你就是这样第一次在荧幕面前情绪崩溃。
而今天,也是如此。
然后你似乎懂得了什么。

你知道,
“我”是独立,“我们”是关系。
从“我”走向“我们”,是一种缘分,也是一种考验。
比起发现相似的喜悦,更多的差异的磨合。
你懂,自己无法蛮横地要求别人要按照自己心中的剧本来给予回应,
你懂,当关系出现了问题,并不是对与错,而是两个人的责任。
你懂,关系中,最美好的就是感受到被爱、被尊重。
当你的行为无法被理解,
当你的付出并没有得到对方一丁点的回应,
你知道了,你要更加疼爱自己,
从中学习,让自己有另一种能力,好好地爱另一个人。
你并未放弃自己。


当关系出现了问题,
对方无法解读你这焦虑彷徨背后对于爱的渴望与恐惧,
而把这份渴望与恐惧,视为蛮横、自我。
你真的很难过。你有尝试过要如何表明这样的一个自己,
但是当对方认为这些解释再也没有必要,于是你选择了沉默。
当自己惶惑的情绪无法得到了安抚与抒发,于是你选择了独自承受。
对于他们,你并没有愤怒,
你只是难过,只是在害怕,
他们会因为这样儿把你给丢下了。


对于游戏,比起虚无的经验值,
你更希望有一个陪伴,能够陪着自己一起玩,
哪怕只是拍个照片,一起坐在树下聊天。
当你看见大家只顾着自己的经验值,你也看见了自己在关系中是多么卑微,
即使有要求,也不敢表达。
你一直坚持着,不希望看见自己的家人在游戏里落单,没有组队。
却忘了给自己想过,当有一天自己落单了,要如何去面对。
你以为他们会一直在你身边,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冷落。
纵使中间发生了分岔,你离开了,但他们依然很开心地玩着,
对于你忽然的沉默不闻也不问,就算你觉得自己的情绪感受完全被忽略了,
又能怎样呢?
然后你发现,自己在这些关系中,存在与不存在,没什么分别。
或许比起跟你一起,他们会更加默契相合。
于是,你再也没有了抵抗的理由。
在关系中,
曾经,你疲累了,你倦了,你也坚持着,如果走下去,总会看见不一样的风景。
而当你清醒时,却好想要把自己从这段关系中抽离。
因为你感受不到被爱与被尊重,反而是沉重与受伤。


虽然如此,但你从没忘记你说过,
要给那个刚过十八岁生日的他,写一封很诚恳的信。
你知道,你会拿着这一封信,笑着丢进邮筒里。
你也没有忘记过,
要给另一个即将见面的他,一个小小的惊喜。
你知道,就算当初的承诺变了卦,你也依旧会把这个惊喜送给他。


你该知道,有一天,
他们会以任何一种形式离你而去。
你该知道,在关系中你的重视,
无法换来你想要的结果。
你该知道,世界上并没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
只要自己尽了当朋友的心思与责任,便足矣。

只是,
你再也不知道,
接下来的日子里,你要如何承受这一些情绪。
你再也不晓得,
当这样的情绪再度来袭,会有谁能够包容你。
你再也不懂得,
你是不是有被他们放在这微薄的关系里,
好好地对待着。

反正,
你未曾跟他们坦诚,
你也很受伤,
当每个人都有了一个伴,
只剩下你在原地打转。

对不起,
如果我的行为,
没有符合你的期待;
如果我们之间存有芥蒂,
让你对我有难言之隐,
能不能给我们之间一个机会,对我说明?
起码我还能够知道自己是被重视的,
能不能不要把我丢下不管。
我其实也好想参与你们的一切,
不希望自己总是被冷落了,
只能看着你们远走,
无法跟你们同步。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