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2日星期一

安心

“有些人把心都掏給了你,你還假裝看不見,那是因為你不愛,而有些人把你的心都掏空了,你還假裝不痛不癢,那是因為你愛,
很多時候,一個人越是費盡心思的去討好一個人,越是將自己推向心被掏空的窘境,因為對方在意的往往不是事情本身,而是做這件事情的人。”

有时候你觉得好沮丧,
因为你还是无法很安心地处于一段关系里。
回想过去自己经验过的关系,
这种“无法安心”的境况,
似乎不常出现在和同侪的友好关系里,
反而经常在越亲密的关系里,
越是容易被激起,被发觉。
尤其当那段亲密关系并不是深根蒂固的,
就像走在钢索上,你会感到战战兢兢,
有时甚至只敢把目光集中在脚趾头,
而不敢迈步,不敢直视眼前的全部。

其实你也好想在这样的关系里,
可以诚实地做自己,不管对方认为好还是不好,
他都能够用爱去包容,也不会介意这一些。
你有时候可以为自己的不能够而拒绝,
也可以适时地表达自己的情感需求与盼望,
更可以学着如何去以对方的需求去给予照顾与关爱。
但是当一路以来自己的情绪感受渐渐被漠视了,都无法被照顾,
那好疲累也好失衡。
你感觉到的是一个因着照顾对方却扭曲了的自己,
你是好担忧要是继续走下去,会找不到归途。

那样的不安心,
仔细想想,不只是一两次了。
当中也掺杂了害怕、担忧、压力、难过。
那不自觉地想太多,总是让这一些负面情绪扩得越来越大,
这些不安稳并不是度过一个午觉、
一部电影就能够完全释然,
有时候你还是会从一个午觉惊醒,
有时候你还是会不自觉看电影看得晃神。
想得越多就越难过,想得越多就越不安。
你知道自己是想得太多,
为了对方不明确的立场也预设了太多的可能,
这种难以坦白的忧伤,
在你们的关系里变成了一种重担,
越前行,就越是沉痛。

只是,
你真的好想好好地珍惜,
这一段难能可贵的关系。



你曾经无助地想过,
你只是希望可以和他好好地相处,
快快乐乐地度过每一天,
为什么却变成了那么难的一件事情?
真的感到好受伤。

其实在你内心深处住了一道伤口,
这样的不安情绪才会被反复地激起。
然后每当这样的情绪来袭,
一味地逃避、一味地想要向对方控诉是无补于事,
这样的情况也只会恶性循环,
让关系最终走向分离。
于是你尝试去面对这样的情绪,去承认自己确实受了伤,
就算过程中会走入许多不堪的难受和失落的情境,
但要是无法真正去面对,终究无法走出这样的阴霾。
往后,即使身边的人来来去去,
但只要这一个伤口还在,
就随时都会复发,
然后在不同的关系里,
反复上演着相同的事情,
经历相同的情境。

你是多么希望关系里的对方可以觉察到自己的不安,
但是当对方连自己的情绪也自顾不暇,又要如何去照顾你的情绪?
换个角度来看,他也可以是因为不是那么的在乎,呵呵。
他抗拒于表达自己的情绪感受,又该怎么正视你也有着这样的需求?
就算曾经你也试着去表达自己,但也只能以苦笑去面对。
在这样的情况里,只好试着自行安抚,也好好端详这样的情绪。
毕竟,若不是对方发自内心地给予,而是要你一味地去向对方索求,
这样的索求会慢慢演变成永无止境的追讨,
对方也会因为这一份追讨所带来的束缚,
而萌生想要跳脱关系的想法。
这一些你都了解,于是你学习自己去疗伤。
你也相信,有许多人也和你一样。
大家都是在探索人生的旅途中,
一边疗愈旧有的伤口,一边探索新的风景。

于是,
你在过去的体会里游走了一趟,
就算你不再介怀与记恨于过去发生的事,
但这些过去零零碎碎的相关记忆,
就算今天已经模糊了,
却在意识潜藏着这样一个不安的情绪。
但面对目前的关系,
让你深感恐惧和不安的是,
那个,对方昨天对你仍然十分着紧,
却在转身之际就牵起了其他人的手;
那个,他昨天还很在乎你,
今天却表现得漠不关心;
那个,他昨天还在你身边陪伴,
今天却一声不响地离开。
你好害怕面对,
那些不告而别和被遗弃带来的伤痛和难过。
你好害怕面对,
自己因为做得不够好而被嫌弃、而不被在乎。

而潜意识里让你面对这样的情况所作出的反应,
是让你不断地去付出,从对方对自己的需要,
让你感觉到自己的价值,证明自己依然被需要,
依然是一个被爱的个体,依然是对方所重视的。
就像打了一针麻醉剂,
你不断地去给对方做一些心意,
你不断地向对方询问自己的价值,
你不断地不顾自己能力就答应对方的请求,
然后不断地重复又重复以上的事。
这一切一切,你原以为是出自真心希望让对方感到快乐,
却忘了在什么时候,这些举动都变成了交易,
你希望借着这一些你给出去的,能够换来对方也可以这么回应你。
但你也清楚知道,关系里的付出和收获并不对等,
真正重要的是,我们都是不是真心诚意,
去给出这一份关怀、照顾、肯定。
要是当对方没有这个意愿,
其实,你除了无奈地苦笑,还能怎么样呢?

这就像是,
当麻醉药效退了以后,
当对方是不符合期待自己所期待的回应,
那就像是一记重击狠狠敲在心上。
然后你会在那对方看不到的角落斟酌着,
是对方真的伤害了你,
抑或你的期待把这一份伤害强加于你?
其实在那个情绪泛滥的当下,
你根本无法理清那样的情况,
而他也不会知道。
你承受着、消化着,
待这样的情绪稍微好转了一些,
你也才能沉下心来,好好地探索。

你蓦然想起,
是从什么时候你的关心对他来说是啰嗦,
是什么时候你和他仿佛越来越疏离,
是什么时候你们也变得一句起两句止,
就连你的热心找话题变成了吵闹,
你其实也好茫然,
也真的会忍不住想,
以前,不是这样的。


你是好害怕,
那若即若离的对方,
仿佛随时会离你而去。
那曾经经验过的似是而非的背叛,
你是无法忘记当初的你是一笑置之,
但那被忽略在心底的情绪却侵蚀着你,
让你倍感不安和难受。

你是好惶恐,
那态度忽冷忽热的他。
你会禁不住想得太多,
会不会是对方找到了另一个更合适的对象?
毕竟,毕竟,
你只是他的暧昧对象而已,
你无法奢望他的心里只容下你一个。


回到这一段关系,
你始终无法安心,
到底是因为过去的阴影成形,
还是因为目前的飘忽不定?

而矛盾的是,
你不知道是否应该感谢他,
让你看清这感受背后的真实。

但至今,
你还是在这一份飘忽的关系里,
找不到一个落脚的平地,
却也,舍不得离去。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