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3日星期二

武装的我们

曾经有句话是这么说:
“如果他们不能接受最差的你,也不配拥有最好的你。”
也有人说,一个爱你的人,他能够包容你的全部,
要是他懂得欣赏,你的缺点在他眼里也是一种优点。
一段真正的关系里,唯有偶尔我们坦诚真实的那个不太好的自己,
才能分辨出谁人真的爱你。

在关系的一开始,
我们除了有力气探索彼此的新世界之余,
仅剩的力气我们都用来把自己包装得完美无瑕,
完美得,仿佛找不到一点瑕疵和破绽,
要满足彼此心里那完美的形象。
那时候,我们觉得对方是那么的好。
到后来,我们渐渐地累了,
那面具成了负担,让我们走得越来越沉。
当那面具开始褪色,我们真实的自己便越来越透明,
你如天气一般无常的情绪起伏、我时常不安惶惑的内心感受;
你在关心与疏远中是忽近忽远、我在你脾气肆虐间怅然若失。

我们开始在关系的现实与期盼的边缘拉扯,
或许开始抗拒对方不合乎你内心的对待、
或许开始要求对方来填补我内心的缺失。
慢慢地,这一些无形中被袒露的真相,
转变成了我们眼里,对方那不美好的自私,
开始看对方不顺眼,甚至也有一些厌倦的感觉。
冲突多了、分歧也多了,
关系,也淡了。
或许有时候会自问,对方是不是变了?
有时候也会为这样的自己产生罪恶感甚至生厌。
其实,我们都没变,对方也没变,我们都只是更接近,
对方和自己最真实的那一面而已。

毕竟,没有一开始就完全合适的两人。
我想,这也是一段关系会经验到的过程。
考验的是,我们能不能够彼此磨合与同理,
才能拥有更晴朗、更真实的明天。


要是我们都珍惜这一段关系,
我想我们都会选择包容与接纳这样的彼此,
就这样的我,就这样的你。
能够在关系里真实的做自己,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我不必因为顾虑你的情绪感受而扭曲了自己,
我也不用害怕你会因为我而改变你最初的样子,
我不用担心你会因为我的不堪而说明不爱,
你不用烦恼我会否因为无法承受你的脾气而选择分开。
我可以做自己,脆弱的时候不用隐藏,
我知道你不会嫌弃;
你可以做自己,情绪不好的时候可以自在表达,
你知道我不会在意。
哭笑不得的是,我们都无法做到这一些,
或许,也只是单方面去实践而已。

要是我们都无法接纳这样最原本的对方,
我们的关系就缺乏了最初认识时的新鲜感,
害怕接触,也不会再探索对方的世界,
甚至省略了连当初的慰问关心。
这样的了无新意,这样的死胡同,
只会让你我越来越疲惫,
仿佛,我们只是留住了关系,
然后不断地在消耗生命能量。
想逃开,却不愿离开。
这样的关系,最后只会无疾而终。
甚至,我们就连道别的机会都从缺,
彼此的转身急不及待之余也好狼狈。

这样道理你我都清楚,
但要在一段关系里彻底放下防御和武装,
诚恳地做自己,
那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
尤其是承受了好多伤痛与不安以后,
那仿佛是最后一道防线。
始终,你还是会害怕对方如何看待你,
你总是觉察到对方并没有很信任这段关系,
似乎也没有交心的意愿。
而自己又何尝不是无法信任,
担惊受怕,害怕自己的脆弱与不堪让对方看见以后,
对方会不告而别。
你也是无法真正放下防卫,
只不过,你不会表现得忽冷忽热而已。

习惯了武装自己的你,
其实也好渴望内心的柔软能够被看穿。
就算对方曾经和你说过要是有任何不开心可以跟他说明,
就算对方是一个你认为能够让你倾诉的对象,
就算对方对你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人。
就因为很重要,于是你开始抓紧,仿佛害怕失去。
虽然他曾经和你说过要是有任何不开心,可以向他倾诉。
你还是会不安,还是会害怕,
他会不会因此而认为你很懦弱无能?
他会不会因为你的情绪而觉得你连自己的情绪都管理不好?
他会不会因为你的脆弱而丢下你不管?
这一些猜测,其实你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
然而你也不敢去问清楚。
不过你知道,让你有这些疑惑猜想的不是他,
而是你过去经验过的种种……
你忘了是谁总是跟你说,成长的路上是要坚强着才能走远、
你忘了是谁嘲笑讽刺过你,不要那么软弱像个娘娘腔一样、
你忘了是谁给予过你似是而非的鼓励说,男子汉流血不流泪。
但那些逼着你去武装自己的感受,你依旧记得,
渐渐你也忘了该如何诚恳地表达自己,
自己的需求、感受、想法……。
你深知,你只是需要时间重新学习。
只是面对眼前的这一个他,
他真的愿意给予你一个这样的机会吗?
你也不晓得。

你其实知道自己并不是那么能够,
你知道自己并没有那么强悍,
你也会疲累,也会有脆弱的时候。
你是好渴望,当你勇于表露自己的恐惧时,
对方不会退而避之,而是给予你,
一个很温柔很温暖的拥抱。
这个抵过千言万语的拥抱,
间接地也让你意会到,
在他面前,你真的不用那么强硬。
嗯,是的,在你面前,他也真的不用总是那么强硬。
这话,你曾经对他说过。
他也能够明白你的意思。
但这些年来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武装,
他是觉得这样的自己过得很舒服。
你没有说些什么,
只是每当你想拥抱他的时候,
却犹豫于他身上的尖刺。
他就像是一只箭猪,浑身是自我保护的刺,
但柔软的肚皮表露了他也渴望拥抱。
处于这样的关系,当你们都无法真诚以对,
那是充满了好多无法解释的矛盾与犹豫。

曾经你因为表露自己的情绪而感到愧疚、挫折,
是害怕这样的自己不会被他所接纳。
而让你难过的是,他始终不能去体谅你的情绪,
或许也不愿意去多想一些。
他说,他也会感到疲累,
你心生罪恶,向他致歉。
最后说或不说,其实都没分别,
始终,他无法理解,也无法替你分担,
这样的情绪炸弹,还是得由自己小心翼翼地拆解。
然后你只好苦笑着说,没关系,这是他。

除了他早已习惯这样的自己,
你也得知他对于自己其实无法完全信任。
那个当下你是好无力,
你以为你们的关系是如此靠近,
你以为你们的默契是如此深厚,
你以为你们是真的能无所不谈,
成为羡煞旁人的知己。
你猜意识到这些日子以来,只是你一厢情愿,
一厢情愿地付出、了解,
对方从未有过想了解你的想法。
始终,他比较在乎的还是他自己啊。
你好希望他能够看见你为这段关系也是好努力,
你学习为自己疗伤,不把过去的伤痛带进来要他为你承担;
你学习如何好好地坦白自己的种种感受,只希望他也能够明白,
坦白并不是一件那么难以启齿的事情;
你学习如何以他内心需要的方式与他相处,只希望你们相处融洽,
少一些逃避与摩擦;
你学习去接纳这样子的一个最原本的他,削去那些不切实际的期盼,
尽管有时候还是会对不如预期的回应感到心灰,但你愿意接纳;
你学习让自己成为一个更好的人,不要再总是那么强硬,
可以柔软地好好相处,平淡开心地走过每一天。
奈何对方或是视而不见,或是无动于衷。

在你的认知里,他是贴心入微,心思也好细腻。
你思来想去为何他总是无法觉察你的用心付出,
但想破了头却只有一个让你苦笑的答案:
是,不够爱吧。
然后你赫然惊觉,
喔,你们只是暧昧关系而已,
对方或许并不是那么的在乎你,
或许认为你只是一个可无可有的暧昧对象。
对方或许是抱着游戏人间的心态面对这段关系,
未曾在乎,也未曾着紧。
你不断自问,
又何苦让自己如此认真?
又何苦伤了自己不该伤的心?
又何苦一直期盼有一天他会发现自己的付出?

只是,你还是会忍不住认真,
认真到伤了自己也不自知。
你还是好希望他可以感受到你的存在和你的付出。
只是,你还是不敢想,也不敢问,
他是如何看待你们的关系。

又或许,
这一切其实都很简单纯粹,
只是自己想得太多,太远……

或许,
我们只是太习惯武装自己,
忘了该如何卸下面具;

或许,
我们只是牢记“把握当下”这个道理,
却忘了好好陪伴与珍惜;

或许,
我们只是依然摸索不清,
在如此暧昧的关系里。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