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9日星期五

脸书的“好友”

名字是有些滑稽,可都不是重点。

在脸书还不是很盛行的时候,在表姐的推荐下,我有了自己的脸书账号。
当时我还处于小学,并不了解社交网站的功能,
自己是看见表姐玩的一些小游戏感觉很新奇很特别而跃跃欲试。
像是在探索一个新奇的世界,
属于“初生之犊”的我慢慢摸索而发现了小游戏
感觉很新鲜,也很好玩。

后来当班上越来越多同学接触脸书,
我们互相加对方为好友,才渐渐了解到脸书各个社交功能,
但大致上的功能自己仍不是很了解。
当时我的脸书名字是Eric Tan Kai Yik。
“Eric”是我儿时大姨给我取的洋名,可我不太喜欢,
所以每当朋友问起我的洋名,我都干脆说没有,反正都没出现在报生纸上。
是到了去年,我让同桌敏仪给我取一个洋名,
她提议我说,“Jeffrey”这个名字还挺适合我的,
而我听了也觉得喜欢,就给自己取名叫Jeffrey了,简称Jeff。
才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不过目前,以后都会是这样吧,呵呵!
不过今天脸书的名字还是自己的中文名:陈凯宇。



后来随着越来越频繁地接触面子书,
也因为有了部落格,
结交的朋友越来越多,
当时没有交友意识的我,
对于好友请求,总是不假思索就同意,
现在想起还真后悔。

近期看了看好友群,
有些,当时无话不说的朋友,今天已经生疏。
有些,当时只是泛泛之交,今天账号已经撤销。
有些,当时没有说过一句话,今天也不外如是。
有些,当时都是博友的我们,今天对方已经不再写部落格。
有些,当时是自己崇拜的偶像,今天那感觉已经淡然。
自己想到说,朋友是上千,
但是真正有交集有聊天的,又有几个?
这是当今科技发达带来的便利,
连结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我们。
但这样的“好友”,真的有意义吗?
似是而非。

自己分了好几次过滤删除“好友”,
从原本两千多个,删至剩下800多人。
而这800多人里面,今天还有联系的也不多。
在过滤删除的过程中,
我也在过滤记忆,回想过去和这一个人有没有交集,
有则留着,无则删除。
当中也发现了不少废号,
坦白说要一个个删去也花了不少时间。

以前的我在脸书十分活跃,
总是发表状态、分享照片。
但今天并没有,顶多只是上线和朋友聊天,
偶尔发一发自己的生活照和贴文而已。

耗费了不少时间去过滤“好友”,
像是搬去了不少心头石头,感到释然。
就算“好友”上千万,可真正关心你近况的,屈指可数。
就算赞数数以万计,可真正了解你生活的,寥寥无几。
起码,目前留下的这些“好友”,是我们都有过回忆的好友。
在每一个生命阶段,
我们总免不了和一些人靠近,也和一些人疏离。
即使今天话已不多,
但我还记得,
当时聊得不亦乐乎的我们。


愿我们一切安好 :)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