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2日星期日

关于承诺

昨天和友人共餐时聊到情感这一块,
当中我们说起“承诺”,我问她,
你会与一个愿意对你做出承诺的人相处,
还是选择一个完全不敢对你承诺的人?

她选择后者。
我问她为什么,
她说,一个完全不敢对你承诺的人,
是实际的,是害怕着自己无法做到,
才不敢随意作出承诺。
对她来说,承诺是不实际的,
既然无法实践,又何苦撒下这个谎言,
最后令对方感到受伤?
也是。
就像空头支票无法兑现的无奈。
但我问她,可曾与这样的人共处过?
她摇摇头。


这两个情况,
我都曾经有过挺深刻的感受。
于是我选择了前者。
曾经与后者的相处,
是起初我能谅解对方的苦衷,
但到了后期,
面对惶惑不安,却无从开口,
或许渐渐地,最重要的坦诚也失去了意义。
有句话是这么说着:
会留的人你赶也赶不走,想走的人你留也留不住。

生活充满了未知,感情也很善变。
关于承诺,
与其说是自欺,倒不如说只想有个安心?
就像祈求神明,
我们不晓得那个愿望会否实现,
但我们依然会虔诚上香或是祷告,
只望,自己的盼望能有个寄托。

选择,也不是作了就是一辈子。
我想,
以后的路上,
我们都会遇上不同的人,
有着不一样的旅程,
不一样的结果。





在逛百货公司遇到不确定的方向时,
我会马上问保安,
友人问我为什么要如此“不耻下问”,
我说:“不懂就问啊。”
是的,不懂就问。
但我意识到,
在某些熟悉的相处中遇上迷茫,我却选择了三缄其口。
说到这里,她讽刺了我一下。
哈哈哈,真的挺矛盾。

这般沉默,
是在有时开口以前,
回想曾经与对方的互动,
当那样的回应是自己不想要的,或是可能带着伤害,
即便想开口,也会三思。
所以慢慢地,我们不再坦白,
离对方,仿佛越来越远。
这跟逛百货公司的情况不同,却有关联。
因为我并不了解保安。
但两个人,我们会慢慢了解到对方的脾性,
会情不自禁,心生许多的假设猜想,
所以久了,便失去了勇气,
便却步了。


曾经我们经验过的,
往后都会不假思索地给出去;
那些未曾体会过的,
即使想给,或许也无从着手。
所有人说,先爱自己,才有资本爱别人,
是这样的。


两个人,
并不用承诺自己有多爱对方,
或许就只是在是非当下,
当我说问心无愧,
你便与我站在同一阵线;
在你难过受伤了,
我不会不告而别,
而你也都懂得,
我一直会在。

庆幸的是,
目前,还有目前,
我们,还是我们。

亲近后的疏远,
温暖后的冷淡,
谁都会怕。
但愿在我们觉察到这一点的时候,
都能给彼此一个深深的拥抱。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