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2日星期日

闹钟

昨天
友人担心手机闹钟无法把她摇醒。
于是托我帮忙,
希望我能起早给她拨电。

我说,我可能无法办到,但我尽量。
结果晚睡的我奇迹地早醒,
于是给她打了一通电话。
她声音含糊地说声谢谢。
挂断通话以后,
我赖了一会的床。

这样的情景,很熟悉。

我想起曾经,
我当过他的闹钟,
印象中,是两次。

一次是怕他会睡过了头而翘了补习班,
另一次好像是单纯叫他从午觉醒来。

为什么?我也摸不着头脑。
其实,他大可调调身边或是手机的闹钟。


但无可否认
能够成为一个人的闹钟
我乐在其中。
尽管最后或许是想替我省着通话费,
他没接通我的来电。


对于一个自己在乎的人,
如果能成为对方的司机、
他的枕头、他的开心果、
他的依靠,
像是被需要着,
那是世界上最光荣的事。

也不是自己真的长得像一个闹钟。
但能够成为他人的闹钟,
特别是自己重视的人,
是很幸福的。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