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31日星期二

来过

你来过
来过这熟悉的小镇
不多的人

桌上的空杯
还暖着

你沉默
逃离这扇窗门
可知
留有余温的
不是你转过的身
是那床头的枕


你说想
想背上行囊启程
去等
等一个遥远的旅人
          一个未知的可能
或我晓得  或我不能
你久盼的
伊人



某天的你
音讯全沉    再也
       再也无法重温无法
慰问


只是曾
以为故事的篇幅
多么完整    以为
你的脚步声不再了
然某个夜深

如此熟耳

当日你是如此执迷
执迷分离
而今
那   原因你早已
    忘记
还有伤心
                     还有惦记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