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1日星期六

空白

你只留下
一张白色信纸
没有写上一些什么

那写了又擦了   又写
又擦去了
最终淡得剩下浅痕
那是有过开端的我们
却从未有过一幅
篇章


直到纸末冷泪干去的
是    一言难尽
但身不由己
于是最后你
沉沦在
寂寂的海底


曾经在这白洋
你挣扎过
徘徊过
犹豫过几回
却没有
对我说明半点裂肺与
撕心

而我
也未曾懂得
你离去
却没有留下一字一句的
原因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