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9日星期日

可惜没如果

“全都怪我   在不该沉默时沉默
该勇敢时软弱
如果不是我
误会自己洒脱
让我们难过

倘若那天   把该说的话好好说
该体谅的不执著
如果那天我
不受情绪挑拨
你会怎么做”
               
                                                     ——JJ

我们都在投射不同的伤痛。


我只想把想说的话对你说
把想做的事好好去做
就不要让我们
徒留缺憾
当有一天   只剩下结果

你可曾来过
是否有看懂一些
什么?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