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31日星期六

红玫瑰的过渡

你把情绪的纸篓往我身上盖
不知名的纸屑从头倾至脚
硬化,变成锋利的小刀刃
绕过你欲刺穿的心肺
划开了遍及全身的微血管
旨在把我温热渐渐降至最低
从纸玫瑰变成
红玫瑰
带刺,
然后凋谢
枯萎。

这由始至终
刀刃在说话
你缄默如故。

2016年12月14日星期三

第一學期結束了!

2016也來到了最後第二個月,想在第一學期結束前給自己的生活做個小結。

課業

這半年的第一學期無疑是個很新鮮的體驗,雖然新加坡與馬來西亞文化相近,但城市發展、人文都是值得我費心思去探索的。在這裡有觀察到一些在外人是小巫見大巫,在我來看卻是十分有趣的現象:

在餐廳離開座位的人,手機、包包放在桌上也無所謂;營運模式十足雜貨店的金店,沒有保安人員在外駐守(!!);遍佈全國各地的交通網,從不擔心會有一個去不了的地方;在路人與斑馬線重疊的時候,汽車堅決停下讓路人先走的文化等等。在這裡生活的人大概都很放心吧?這讓我回想起在馬來西亞生活去到任何地方都得小心的刻板印象,小心扒手、騎車、飆車族、晚上的停車場諸如此類會讓人聯想到罪案的場景。把這樣的危機意識來新加坡,仿佛是冗餘的。

哈哈,其實這裡的中文系也沒有外人想的那麼冷門,系上新加坡人仍佔了60%的多數,且中文系的科目也挺多姿多彩的,除了上述的四科以外,還有創作、中醫、港台文學等到了畢業都修不完的選科。以現在來說至少每一個科目我都是很享受地去學習,沒有一點反感。

第一學期大考過去了,整體來說有考得好也有考得不好的地方,就像歷史科有一小部分自己來不及在限時內完成的。慶幸我面對考試是盡力就好,不會太糾結錯失的人,這一學期對自己的要求並不高,有個4.0就好了!(满分5.0,獎學金的成績要求是3.5,哈哈)

目前人在吉隆坡,就繼續實踐自己喜歡的創作和陪伴家人朋友愛人吧 :)


朋友

來這裡唸書的只有我一個坤成商科人,其餘都是理科生,而我還要是唸跟商科完全不搭邊的中文系,哈哈!坦白說,中文系的馬來西亞學生當中,柔佛人是居多的,而吉隆坡人只有小貓兩三隻,可見柔佛人來念中文系是正常的,而吉隆坡人基本上就以從理從商為主,不曉得是不是因為越靠金錢就賺越多錢這樣的道理。

在這裡很幸運的是認識了一群馬來西亞同學,大部分上課時間大家都坐在一塊兒,課後一起吃飯。


在這裡更幸運的,是遇見了一班新加坡朋友,面對相同但不同期限的報告呈現與作業,都會一起討論與互相鼓勵,在學期結束以前,我們經常有在課後一起小聚吃飯,即使大家心知肚明下個學期並不會那麼幸運可以每天碰面,但至少沒有遺憾。和他們是因為錢昊老師的課而聯結在一起,也因而有了“靠北粉絲要罷工”這樣的一個組名。很感謝你們願意容納來自異國的我,讓我在你們之中感覺是沒有差異的,茶餘飯後有關馬新兩國的文化話題是彌足珍貴的。

還有過去中小學的老朋友啊。在這裡一忙起來,很多時候往往都會不小心已讀了朋友的信息,再回復就是幾天之後的事了,已讀不回的愧疚怎麼樣也逃不開,但我知道真正的朋友不會用已讀與否來衡量真感情的重量。

射擊

美麗的97環!!

在11月的比賽中打出了537環,比平時訓練時的555到565環之間的平均跌了近30分,面對著同樣的問題——抗壓。儘管如此我始終相信只要害怕的事情重複多了,累積了更多的比賽經驗,就不會害怕了。它是我曾經不願意去面對的失敗,只是它確實發生過,刻意逃避並不見得有多好。在那個當下,我到底在害怕什麼?

回吉隆坡以前整理了一路射下來的紙卡,把不錯的集中貼在墻上,鼓勵自己,也提醒著以後的自己曾經走得有多遠。

重拾喜愛的射擊是預料之內的事,只不過萬萬沒想到會是在新加坡。目前為自己有兩個身份感到特別,既可以代表NTU,也可以代表Selangor,哈哈,是不是很強!回歸現實,想代表國家隊的夢想終究也只是空想,畢竟簽了約,以後要做的是中文老師,而不是全職運動員呀。

哪怕它只剩下四年就逾期,我也還想用盡全力,去打破枷鎖,去彌補遺憾。因為放手過,所以懂得它有多珍貴。



這是一年又九個月啦。

7月至今,我只回過家一次。不知道第二第三次離開的時候,會不會又是哭喪著臉的不捨?至少比起許多新加坡以外的遊子,我依然是幸運的,每隔一兩個月就能回家一次,而且交通費還是自己可以負擔的,不會太貴。是啊,當沒辦法卸下一切包袱又想圓了自己出國唸書的夢想,於是在台北與新加坡之間,我選擇了新加坡。

半年後著陸吉隆坡重新見到你抱緊你的感覺,真的好好啊。

問我希不希望你來新加坡唸書的話,我當然希望啊,畢竟你的課業成績、高中課外活動要申請獎學金並不是問題,新加坡當地也一定重用像你這樣的人才。雖然遠距離給予了我們更大的自由與更多愛彼此的空間,但我多想打破遙遙無期的等待,可以及時地擁抱彼此的快樂與不快樂。但你的A水平要明年12月才畢業,我也只能這樣慢慢地等,等時間,等你。

我可以想象到當你來到新加坡唸書,我們之間的微妙變化與今天的遠距離有多不一樣,我會有多開心。

期待歸期待,不論你最終的意願是什麼,我都會全力支持的!!



一路走下來,我很開心,來到新加坡會瘋狂地想念,回到吉隆坡最後會不捨。
決定踏上出國唸書的旅途,早就該料到會面對這些伴隨而來的身不由己。
所以縱觀這半年而言,我不後悔!

2016年11月27日星期日

回家


除了徐佳瑩,鬱可唯是另一個我特別欣賞的女歌手。自認對鬱可唯了解不深,但幾年前就已經開始鐘情于她的歌。

近期她在《蒙面歌王》揭面演唱《獨家記憶》,對她更加喜歡,也在那時才知道她是土生土長的中國人,過去對她歌聲都刻板地覺得她是個台灣人,在電視上第一次聽過她歌聲是她很多年前在《超級星光大道》PK那次。

兩年前有一段時間感情失意,那段日子是鬱可唯的歌陪我走過的——《放不下》、《指望》、《一直》等情歌不斷單曲循環,今天重新聽回去,或是偶爾隨機循環而播放,總會很自然地與過去掛鉤。但時過境遷以後,那段感情從佔據多數的難過和糾結遺留下釋然與懷念,懷念那個奮不顧身的自己。

若一些情歌像是雨點直擊心底,那鬱可唯細膩體貼的聲線就是一張棉被,替夜半習慣踢被子的你悄悄把被子蓋上 :)

[介紹完]


無意間搜索到鬱可唯的《回家》,在一陣瘋狂地單曲循環中有了寫下這篇博文的意念。


很快地在新加坡唸了半年的書,完成了我大學的1/8。

這段日子想念他,也想念家。

當初迷茫時確實沒有想過自己會在新加坡落腳,畢竟龐大的學費與生活費對於我們小康之家來說是個沉重的負擔。

去年12月報名了台灣,可是因為牽掛感覺越來越重,不像以前那樣有很強烈的意願想要留臺了。記得面試獎學金時候面試官問我說,為什麼選擇來新加坡念中文系而不是台灣?我是發自內心這麼說的:相較來說,台灣是我以後希望旅行的國家,而新加坡是我象唸書深造的。

終於在7月尾才接到喜訊,我才可以定下心來上課。那時候爸爸對媽媽說:終於能夠安穩地睡一覺了。過去苦等了四個月爸爸一直都在擔心,擔心萬一拿不到要怎麼辦,也要我嘗試申請多個單位的獎學金,但最後我也只申請了一個,算是賭上了自己的全部吧,爸爸是從年頭一直嘮叨到我來到新加坡為止。

 7月終媽媽要回去吉隆坡前來參觀我的宿舍 :P

叛逆期與父母產生的衝突實在多,或許叛逆期只是掛名,是父母過於擔心和我自己自我意識越來越強烈才產生的衝突,這樣的衝突到我高二高三才漸漸平緩下來,偶爾仍會起爭執,只不過不會像過往那麼多。這可以說是個磨合的過程吧,我漸漸GPS到了自己,而他們也從過去管教小孩的模式轉變成“相處”,這樣回看過去,撇開親情血緣,人與人之間的聯繫確實很奇妙。

7月多離家到現在只回過一次家,第二次就是考完倒數兩天的歷史之後。不在家的這段期間與家人的感情變得更好了,時不時會給媽媽打個電話問候,過去沒什麼話題可以聊的爸爸也習慣了把一天三餐的菜都拍給我看,特別是媽媽煮的,沉寂的Whatsapp就這樣因為家人而熱鬧了起來。距離很遠,但字裡行間的體貼入微我時時刻刻都收到。

在這常吃的菜飯雖有著吉隆坡的味道(攤主是吉隆坡人嘛),不過會邊吃邊想念媽媽做的菜和她熬的湯,沒有任何味精,十分滋味。呵呵。小學作文《我的媽媽》總會把媽媽的形象寫得天上有地下無,但高分的背後,媽媽是個顧家的人,唯一的缺點就是不懂得疼自己,你省吃儉用了那麼多年,有時候買喜歡的衣服和東西,去逛你想逛的地方,偶爾獎勵自己這全年無休的家庭主婦一頓好的一點都不過分嘛,要在心裡除了我們,也給自己留一個空間。:)

我啊,內心情感豐富,唯獨不善於表達感,像是上述所寫的,我也只會寫在這裡而沒辦法開口。滑稽的是,對他說愛你並不會難以啟齒,反而對家人會覺得難為情,這是我無法解釋的怪異現象,哈哈。但我身為行動派的,會以行動去表示對他們的愛,例如擁抱。

回顧這篇兩年前寫的《小時候》,不變的是那個依然不善言辭的自己,還有對他們的關心。


——回家,我只想回家
只想跟你說,
我回來了 :)

Daddy Mummy I miss you :D
等我回家!!

2016年11月20日星期日

面包皮



2011
下课

“你为什么都不给她白的?”
“她喜欢嘛。”


2013
放学

“他究竟是不是男人,怎么老给你吃边边?”
“唔……因为他不喜欢呀。”


2016
毕业

“吃了那么多年的面包皮,你不腻吗?”
“要是今天你爱的,是一个不爱吃面包皮的我呢?”




爱情与面包的选择题里,
我选择了爱情。
毕竟买到面包的概率,
比遇见爱情的几率高太多太多。

有了爱情,
买了面包,
再一罐Nutella,
我们可以一同分享,
这样不是很棒吗?

 :)

其实,我们都没能后退


关于毕业,小溪部落格里面的一句话觉得挺实在的:我会想念,但我绝对不会想重来。

也可以说是感同身受。

高中毕业一年了,这年下来,看着学弟妹熬过了统考,很替他们开心,至少他们完完整整地参与了六年,这六年中学生活是圆满的,没有空白;看着过去的同学分享着旧照、过去点滴,可是对于我自己毕业却没有太大的触动。记得去年毕业典礼会哭也是其他因素所致,从来不是离别。大家只分享快乐,那么那些难过、不开心呢?这奇妙现象值得探讨。

如果让你的中学生涯重来一次,你愿意吗?
前提是,那些你经验过的沮丧、难过、痛苦,全都再来一遍。

2016年11月18日星期五

微觀經濟學——廠商

廠商很大,
勞動力,嗯……不是那麼充沛。
收支平衡,嗯……
時而盈餘,時而赤字。

外界不清楚,
廠商再龐大,收入未必總是大過支出,
能產量再高,也依然有個上限。
當訂單無法一一滿足,
嗯,停產吧,
讓勞動者暫時休息,
對消費者也公平。

再起步時,
要維持生產,
就必須坦誠能力有限,
讓消費者知道,
不是每一張訂單
都是理所當然

供不應求
別被牽著走

0學分,必修課。

2016年11月11日星期五

去年的畢旅

 
分享徐佳瑩的《在旅行的路上》,
沒有太多關聯,不過邊聽邊看還是挺不錯的。

早前小米無意間跳樓摔壞了,暫時用著另外一台。

那天從外頭回往大學宿舍路上無所事事無意間點開了一本相冊,是去年統考之後和高一高二B去Langkawi的回憶。本以為之前把微信卸載之後沒有保留到任何照片,其實一直都在我的記憶卡裡頭,只是小米不允許置入記憶卡,也沒有特地去翻過。

今天大概摸索到了中學老師說過的那句話的意思:在中學時候交的朋友最真,因為沒有任何金錢與利益衝突。

“戰”

去年畢業,高三與過去高二班級都有畢業旅行。當時找到了在小型律師樓的書記工作,確實過去因為一些顧慮所以兩個都有過放棄的念頭。在這之前每一次考試之後他們都有一起到外頭聚聚,唯獨每次我都是被遺忘的那個,所以自然覺得這趟旅行去不去大概都沒差,灰灰的想著。

後來朋友告訴我說他們幫我負擔了一部分的旅費,這讓把自己設在邊緣的我感到意外,也不忍再去推辭。

害怕被冷落的心理讓我在出發前一天收拾行李還是有那麼一點猶豫。

想得確實很多很多,但堅持與信任最終還是陪伴著我出發啦 :)。

2016年11月10日星期四

那些不胜唏嘘的浪费力气

三年的朋友,用三个月来刮目相看 :)
恭喜你成功把你的朋友伤得那么深。

有个朋友对我说,上了大学,你会遇见特别特别多的Assholes。

来到大学初期我不明白他的意思,直到今天我写出这篇博文为止,Assholes真的无处不在。一般上喜欢或讨厌一个人,我从来不会特别写在部落格里面,除非那个人已经超出我的容忍范围。嗯,是的。

坦白说,在真正认识你之前,透过女朋友知道你的存在。我一直觉得你很强,演讲、创作样样精通,才华洋溢,知道和你同校同系的时候,我甚至有那么一点期待,想认识你这个朋友。

但是才华和人格,有时候确实是一个天一个地的事。

别人问起我你有哪里好,我会说你才华好。要说你做人怎么好,我倒是说不出,说你怎么伤害与对待朋友,以下倒是一箩筐。


2016年11月1日星期二

當孔雀各自單飛

在我高三對diploma和degree還是一頭霧水的時候,總是不解為什麼唸著A-level的朋友們總會在presentation過後拍照留念?直到我在大學完成了第一次報告呈現之後,我才得到一個原因。

早前在先秦兩漢與魏晉文學課的報告分組,就非常希望可以拿到《孔雀東南飛》,主要原因還是因為它是我最熟悉的題目,高中學過,哈哈,但後來被分配到了《國殤》,但也沒什麼,也是一個挺好講解的標題。誰知道後來《孔》的組別有個女生換了組,於是很幸運地我被從《國殤》調到了《孔》,跟Celine一組 O.O

也忘了是怎麼有這樣把我們的形象用於講解《孔》人物的概念,不過用這樣的方式講解真的很有趣好玩,至少我知道心力是從這裡開始慢慢投入的,而且當雛形完成,就有一個更明確的方向要怎麼把報告完整。角色介紹XD:

焦仲卿,劉蘭芝。

殺氣十足的焦母與劉兄。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角色分配呢?
分享一些至今看了還是覺得很好笑的畫面:


 嗨我是焦仲卿!



神似的角度!

重點是照片你和敘述內容都環環相扣,這樣呈現比起沒有照片的單調背景來的有趣多了!
一整個就是很歡樂的感覺,但是班上同學有點過於冷靜是一件反常的事情 :(
不過願意聆聽的人給了我繼續講下去的勇氣啊。


俊元、晨現、我、Celine、儀慧。

我們都是在T5認識彼此的一群人,他們是我在中文系最親近的新加坡朋友,經常在課後一起吃飯,在Whatsapp還有個群聊叫“靠北粉絲要罷工”,當初會創立這個群聊是因為輔導課的老師太悶騷讓我們有過想要集體翹課的念頭,當然這到今時今日sem都要結束了都沒有成果,倒是大家成為了志同道合的朋友。兩國文化的差異很多時候都是我們茶余飯後的話題。所以多虧悶騷老師,才有我們這群悶騷男子弟。

雖然sem1之後大家就有了各自的課不會再那麼常聚在一起,但那句畢業那天要一起拍畢業照是真的感動在我心底。不管最後承諾有沒有兌現,至少在那一刻我們都有過這樣的想法吧。

總的來說,報告呈現對我而言是很好玩的一件事情,當我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去講自己即將呈現的內容,當大家的雙眼都在看著自己,等著自己會講些什麼,一直到報告呈現完畢是很有成就感的。一直都給自己最低的底線就是不要看講義來講,至少不會擔心自己有沒有少講了一些什麼,肢體也不會那麼拘謹可以自由擺動。雖然那天呈現開始的時候因為小緊張而把一些不該錯的東西講錯了,但知道老師特別喜歡人物形象分析的那一塊,還是挺滿足的。

總而言之,謝謝呈現夥伴Celine,還有友情客串的你們。


《孔雀東南飛》——報告圓滿!


下一次呈現的是中國歷史,講的是《集結號》這一部電影,也是滿懷期待講解。
不害怕是我給自己最大的肯定。

誒?怎麼好像在做預告。哈哈哈
加油!!

2016年10月24日星期一

來到這個香港小世界

曾經被問過為什麼偏愛RPG類型的遊戲?其實是因人而異的耶,就我來說,Dota與RPG遊戲我都接觸過,但對Dota沒有產生太大的興趣是因為每局結束之後只有每局的快感,不會持續太久,大家湊在一起打完10P就各奔西東,下一次碰面可能也不會有太多印象。

對於喜欢RPG遊戲嘛,我喜歡里的人情味,還有看著自己的人物一點點成長與壯大的滿足感 :D


2016年10月17日星期一

同類說


小魚缸      大魚缸
紅色的斗魚      藍色的斗魚
無法      並存

單人床      雙人床
相互傾心      的異夢人
不能      共枕

2016年10月13日星期四

想成為怎樣而無關於誰的人

“希望別人看見怎樣的自己而去做了怎樣的事。
希望別人羨慕怎樣的生活而去過怎樣的日子。
希望別人記得怎樣的特別而去試怎樣的冒險。
嘿,期盼哪天,我們做了什麼,只是因為我們想成為那樣的人,無關乎誰的感覺。

來到大學讓自己最心累的,竟然是社交圈。

各種中立關於是非對錯的解說其實都很多餘,多想遇見一个人可以同理我的立场,跟我說,堅持你自己熱愛的事情沒有錯,是其他人不了解,最重要是你問心無愧啊。

被無關痛癢的人與事折騰得很累,然而放著不管卻顯得沒有擔當,能怎樣?每個人都覺得自己的事情最重要,而不懂得將他人看得很重要的看作體諒,看作不得已。

畢竟比起種種的活動,除了文字,我始終認為射擊是我可以認清我自己,可以讓我好好跟自己對話的。當初拿起編輯這一個職位是純粹的因為喜歡文字,想要重新經驗去排版校對看著刊物成形的過程,那也是我可以盡的最基本的責任,至少對我來說,我的目的在於努力完成我的職責所需,其餘的事情並不是那麼理所當然的,只不過看在當事人眼裡那是。

好些日子以前讀到一句話:所謂自由,也只是那些沒有身不由己的時候。其餘的時間,我們都不自由。追根究底,唯有在那個小小的地方,我才可以放下那些包袱,全情投入地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難怪有人說,射擊是一項孤獨的運動,而最好的陪伴,就是握在手上的那一把槍。要是可以任性,那些需要費心討好的人,我寧可置之不理自己一個人,也不願影響自己的生活。

原諒我偶爾散發負能量吧,我快窒息。

2016年10月7日星期五

屬於我們的“校服日”

離開了中學,會發現沒有束縛遠比被制約來得心累。

失去了靠岸,便只能在水裡亂抓一通。

綠草如茵,叫我JOLIN。

每天打開衣櫥,從開始的挑剔到現在的隨意,一件T恤一條短褲一雙拖鞋就這樣去上課了,會覺得少了些什麼,特別是過去穿著有校徽的校服那種自豪感。

在來到大學之前的獎學金面試上我認識了烏龜,當時對烏龜的印象就是很nice的OL,可惜好景不長在,這樣的美好印象來到大學就完全破滅了XD。另一邊廂來到大學後透過“俏皮鴨”認識了茗怡,烏龜和茗怡原本就是好朋友和同學,一起從寬柔中學畢業,而冥冥中地我就變成了他們的共同朋友,又那麼巧我們三人都念中文系!

我們三人住在不同的宿舍,茗怡在Hall 9、烏龜Hall 10、我就在Hall 11,三人距離很靠近,經常約在Canteen 11一起吃午餐晚餐,所以我們三人又叫“飯友”,蠻快樂的是那次一起玩真心話大冒險的經驗。曾經啊試過因為不了解而產生過誤會,但是來到今天都摸清了大家的底線,我就是廢廢的,烏龜是圓圓的,茗怡是多情的❤。

紅磚下的DO RE MI。
從未想過在華裔館的旁邊的構圖這麼美麗。

學霸茗怡主張YOLO(YOU ONLY LAUGH ONCE?),我和烏龜則主張無為(特別是在考試這塊哈哈哈)。

剛過的一周短假中雖然我和茗怡烏龜沒有見面,但是在三個人的聊天群里還是特別活躍的幾乎每天都會聊天,其中大部分都是廢話,但某一天學霸茗怡突然建議我們三人在開學後的星期二穿上中學校服一起去上課?!聽起來很熱血於是我和烏龜便馬上附議了,沒有反對票。那天還很興奮地搬出家裡的校服托媽媽替我把已拆的校徽弄上去,然後第一時間放到行李袋裡面,怕一個忘記便泡沫了整個計劃。

SWAN代言人烏龜、我、茗怡。

2016年10月3日星期一

短假一周

在巴士上跟爸爸媽媽揮手拜拜以後,看著漸小的身影很是不捨,結果一個午覺醒來就到了柔佛海關。

巴士出發以後還是忍不住打給他哭了,一個星期以來我們只見到兩次,但是最後那一次一起煮意大利麵的十點鐘晚餐還是讓我覺得很幸福。雖然幾乎都是他在做我在等,哈哈哈,就連把洋蔥切碎也要請教Youtube也太可愛。 XD

嗨我是蘑菇香腸愛心意大利麵 <3

離開前後,就算只是一張沙發也會讓一個人變得特別感觸——星期六那天跟家人吃晚餐想哭、他說途經一間玩偶店想給我買一隻可愛的Bulbasaur我又想哭、在家收拾行李的時候行李差點裝不下史迪奇,又哭了(但最後我還是帶來了)。我體內的眼淚快要超過脂肪比例了(汗顏)。

Hello我是肥肥的史迪奇。

對於一個常年上下課之後可以好好回家,完全沒能切身體會宿舍生一個星期只能回家一次,甚至沒有,那確實是一種身在福中沒有辦法體會的福。會知道回家以後,全世界只有家人會不算錢地叫你多吃一點,也是因為這樣自己才可以很放肆地吃,吃盡之前在新加坡省吃儉用的空洞。很多時候自己想省錢就是為了回去可以給家人過得好一點點,一起吃一頓好的,彌補長時間不能在一起的日子。踏出家門以後,跟父母的聊天信息就變多了,媽媽總會問我過得怎樣,爸爸就每天很定時地把家裡準備的三餐拍下來發給我,像是感情因而變得更加靠近了。


在我入學前來新加坡時,身邊有家人陪著,並沒有那麼害怕,反而會期待;這一周的短假是自己第一次回去,以為會是一個人回來吉隆坡,卻在巴士站意外遇到了一群同樣巴士同樣在Times Square下車的朋友;而短假結束后要回來新加坡並沒有任何意外遇到熟人的事,是自己一個人,一個人提醒自己什麼時候要起床,一個人提著很重的行李走過海關、搭巴士輾轉回到熟悉的宿舍。

那一個人走的路程是成長中的必然,最重要始終記得家人永遠在家等著自己。

當然,這一周也有努力地抽出了好些日子跟朋友小聚。

欠扁的嘴臉 :/

跟木小姐吃了BBQ PLAZA 的第二天,
約在傻瓜山上看吉隆坡的夜景。

The best and hottest and sexiest bro A___A

假期有個預料不到的小插曲——竟然有機會到母校分享(變相說服高二生留高三哈哈 XD)!哈哈哈哈,那天可以跟老友藝萱同台分享感覺真的很棒,好久好久沒見了且臨場同台竟然默契十足!還有與過去的老師見面、談天,他們都為我可以好好在新加坡深造這件事而感到開心。反正就是謝謝老師的邀請,時光正好在我要離開吉隆坡前一天,嘻嘻。

或許這無關說服吧,留不留高三是個人選擇,但一個很好的問題便是,如果你不留高三,那來獨中的初衷是為什麼?如果將它看作關卡,跨過了便是海闊天空,不會後悔 :)

我、藝萱和區老師。
至今聊起過去同窗的小細節還是會感動。
過去無論糾結迷茫在選科或是大學,
最終要是我們今天都過得充實、喜歡,那就好了。

曾經以為自己能桀驁不馴地闖蕩國外,去唸書,一個人好好的生活,卻沒有意會到一直有繩索捆綁著自己,走的每一步路都特別小心翼翼,總會想著回頭,總會想著時間可以在自己的掌控之內過得快,也過得慢——是牽掛吧。

 對於重感情的我來說,當初在新加坡與台灣之間選擇了新加坡,那是最斷然的選擇了,至少有個機會任性,想回家就回家。但為了錢包,大概會乖乖等到另一個長假 :O。

波兒說,踏入機場后,很自動地卸下一切的包袱和不捨,變成另外一個人。回到家,那是最溫暖的地方,不用步步為營,冰箱還有自己最愛的芒果冰淇淋。而距離家門越遠,能夠任性的空間變得越狹窄,想要哭也得找個可以依靠的肩膀,沒有肩膀,那就找一個不會被人看見的角落。

無論如何,還是得感謝這一個短假。繼續倒數兩個月,繼續努力,再回家。

2016年9月26日星期一

當我第一次踏入柔佛

住在大馬已經十九年的自己經常都想找個機會到柔佛看看,但每一次踏入柔佛州,卻都只是事與願違地直通南北大道前往新加坡,錯在天時地利人和的從缺,於是這一個願望實現的機遇竟是在我大一的時候,和兩個同是柔佛人的茗怡和政墀一起。 :O

當天早晨起床惺忪時,想著前一天才早起去比賽,第二天又要在破曉之前趕巴士,沒有作古的休息時間實在太不人道。而原本四人行的旅程到最後有一個因為太累了起不來,結果成了三人行,最後我依然捨棄了自然醒的機會去到相約好的巴士站,一起穿過人潮洶湧的海關,反正任何小細節對沒來過柔佛州的我而言都是新鮮的~


Bukit Indah是JB的一小塊,但那邊的發展還是不錯的,商街林立,也有看到好幾家的購物中心,不過因為時間有限所以我們只逛了AEON,再者那邊也有TGV電影院,根本就是我們看《釜山列車》的最佳地點!

來到新加坡已經兩個多月,是自己省吃儉用的個性使然吧,都在努力控制自己的錢包,不讓自己吃太貴的,不買奢侈品,等馬幣當前再吃好一些,跟家人、老朋友。朋友會說自己太節省,但是想到回去可以帶家人去吃好的,跟朋友去吃東西不用太拘謹,一切都很值得。在來到新加坡唸書之前自己還是這樣的生活方式,早餐午餐可以都是三明治,偶爾和朋友去咖啡廳吃東西但點的都是最最便宜的甚至都沒有點。
話說回去,那天特別想要吃壽司,畢竟距離上次吃壽司已是兩個月前的事情,回想起各種便宜的壽司就垂涎三尺欲罷不能,在Sushi King與Sushi Mentai之間猶豫了許久,終於決定任性一次,叫了三塊(馬幣!)的Uber到附近的Sushi Mentai 一吃為暢!雖然Mentai的壽司種類不比King多,但論價格而言,那是我們比較負擔得起的,吃起來也比較不會慚愧XD 

就這樣在Sushi Mentai 吃了一個Brunch 過了一個上午啦 :)


這是我們三個人的戰利品,共價馬幣75元XD (死都要寫價錢) 

滑稽的是,在新加坡已經用“乘三”思維模式過了兩個月以後,回來馬來西亞卻逢價“除三”,然後沾沾自喜,重點在那些物價由始至終沒有變過——印證了人總是犯賤的這樣一句話XD 



本來也想要在JB 剪頭髮(想說在馬來西亞剪應該很便宜的想法,卻太單純),結果問著的理髮院都是30塊起跳的價錢,實在可怕 :/ 

突然覺得如果茗怡做孕婦我做老爸政墀做女兒畫面會更感動更逼真XD 哈哈哈哈哈哈

過後在《釜山列車》的各種驚嚇和搥心肝中離場——非要看到一個又一個人枉死眼前,才知道人性的黑暗到底有多徹底。如果沒有法律的保護,人類到底會有多不擇手段?更何況法律當前,社會的不安穩已經浮出水面。

再去超市當不計運費的代購,買了各種日常用品和超值的9塊錢的8合1巧克力包裝牛奶(!!!),帶著依依不捨的心情回學校去。

後記補充:
茗怡這女孩要我強調她的灰藍色頭髮,看得出對嗎!很明顯對嗎!
在她染髮之前是褐色的頭髮,但主張YOLO的她就在某次回家一時衝動之下染了這個顏色,
卻總是一直擔心地問我這樣的髮色明顯嗎!
我說啊,女生可貴在於懂得捨得自己疼惜自己。

這天往返馬新確實很累人,卻也是個很棒的經歷,至少在我開學沒多久就有個機會來柔佛看一看,但關鍵是那些願意帶著你陪著你走的人,時間和場景的設置也變得很其次很其次了。難忘的莫過於我們三人交心的時刻,至少對於你們的認識又深了一些。謝謝你們啦 :)



2016年9月11日。

2016年9月21日星期三

來不及

用概率的方式,
以為來得及
將千萬漢字連成一篇
頭尾兼具的文章。
然後呈交、批改
總該有個分數吧?

但終究我只能將草稿的缺憾
帶離考場。

2016年9月17日星期六

《我們》——2016學海杯優秀獎


當初《我們》入圍《2016學海杯》34強已經是個意料之外的寶貝與肯定,更別說今天突圍而出而榮獲的優秀獎。

文創社在坤中已經成立了近三十年的時間,然而第一年成為正式社團與其他團體並駕齊驅卻是在2015年。在2014年擔任副主席職位卻久久不處於狀況內的我,在另一個副主席與高三主席畢業離校之後,我便順勢被推上了主席這個位置,也因為去年刊物的原本三個編輯都不在社團內導致刊物的接洽與進展怠慢很久,於是也毫無預警地被老師薦上了主編這個位置。過去沒有擔任過主席也沒有擔任過主編,原來該來的還是會在我畢業之前一次過給我(汗顏)。

在同一年要進行畢業刊與拾穗的編輯工作本來就不輕鬆,但比起畢業刊,拾穗的進展是比較不如意的也比較棘手,於是當成品終於送到并派發到每一個同學的手中,那才是我真正卸下重擔的時候。《我們》的前身叫《校園》,無論是主題、隔頁等等都是很淺白很直接的一個標題,不過在那時整本刊物的雛形是還未出來的,而後來會改成《我們》也是因為在審核兼排版中發現有很多關乎校園的文章,其實也概述了大至友情,小至花草等等微妙的情感連結,於是就以《我們》來概括了一切,至少我知道這個主題要帶給讀者的溫暖是有共鳴的。


過去從未嘗試過為刊物排版,而在排版初期自己取的是源自網圖,後來想想過去的刊物大部分的原创元素都是文字为主,于是先把工作擱著了,忘了是什麼時候自己才萌生採用自己存了多年的插畫這樣的念頭,從HDD到部落格一張張插圖找出來并套进去,真是“畫盡其用”,但仍不夠用,仍有很多插畫是自己在後期補去的,包括封面封底。會很慶幸自己過去到現在一直都有畫插畫的習慣,以至可以派上用場。

如今回看每一張插圖,會有一種錯覺是裡面的每個小人物都是有生命的,就像經意與不經意間拍下的合照一樣,每一個表情都很自然很可愛。如果當初沒有嘗試動筆的念頭,大概也不會有今天那一張張俏皮的嘴臉。


這一路真的,感激嘉尹和老師為社團默默付出,特別是嘉尹在最後關頭臨危不亂調整過來的最後排版。在拾穗第一年成為正式社團時至今,從過去多半只是寫稿的枯燥活動,到今年的排版營、作家分享等的活動越來越多樣化,可以吸收文學知識的管道越來越多,各種活動安排的最後意義不外乎是希望大家能創作中找到各自的定位。很慶幸在最初的時候有管老師的加入,一直陪著大家走到今時今日,沒有放棄過創作的同時也在以身作則地鼓勵同學,是可遇不可求的。謝謝你們從未放棄過,草根的堅持終究會讓文創社成為柔軟的草原。

在昨天聽評審講評的錄音時,有聽見管老師說《我們》是非賣品,正因是非賣品,只有第一刷,沒有任何商業價值,才更凸顯了它的珍貴與“限量”。有評審坦言很喜歡,打開了便從頭看到尾,有的更說喜歡裡頭顏色的大膽,還有插圖的可愛(甜死寶寶了)等等。起碼我知道《我們》擺脫了青少年主流的憂鬱,記錄了一段青春的快樂與感動是眾多刊物裡頭的優勢與奇特。



會遺憾當下沒能和你們一同參與與合照,不過另一方面也很替你們開心,畢竟共同努力過的終於有了收成。記得今天點評中的好壞,去加油、改善、突破,熱血期待你們接下來更棒的成品,而突破的最終目的在於擴大舒適圈,就能看見更寬廣的藍天。

對文創的情有獨鐘絕對不能斷流,會有更多人看見聽見,而你們也會更感動的,而突破,在於擴大自己的舒適圈吧。因為當社團正式被校方“肯定”也被更多人看見,那是我們不能放棄的緣由。



2016年9月17日

2016年9月11日星期日

不說話的

對於星空,你教會了我看

於是我只有在烏雲密佈時抬頭,

在難眠時才掀開窗簾

原來你害怕被凝視啊,

但每一個晝夜你都在閃耀著。

再也找不到的空隙

自出娘胎那一瞬,我們失去了羊水,卻獲得了空氣。

越是長大便越是發現站在失去的面前,我們渺小得如何窮極思變地跪著求饒也擺脫不了失去的定律。很多時候必須經驗過才體會到,失去了一個至親,取而代之的是他沒有說出口的愛,由始至終失去並沒有真的讓我們失去。不過沒能將緣分繼續下去,始終空出了一個遺憾。

我說過會在月末那一個假期回去看你,你也回應了我。我迫切希望自己是趕得及的,誰知道你先走了一步,但那時的你情況已經不樂觀,我心知自己可能來不及。那段你在醫院的日子我沒能去看你和你說話,沒能見你最後一面也沒有給你一個擁抱,但我知道其他愛你的關心你的人一直都在陪伴你照顧你。謝謝你曾經毫無怨言地對我那麼好,只是我再也找不到一個空隙去填補對你的感激。

與生俱來的,攤開掌心使我們有了掌控的能力,卻失去了改寫的本能;攥緊了拳頭,珍惜便成了我們另一個天份。

一輩子或許很長也或許很短,但珍惜這個天份成了一門不會截止的功課。




祝你一路走好。
2016年9月5日
1730分

瓶頸

今天有點難過的是,已經那麼多年了,自己依然無法頂住賽場上突如其來的壓力和無所適從,就算到最後力挽狂瀾,也都來不及了。我深知自己的訓練比起比賽來得更好更出色,但是在賽場上發揮不了,終究也只是紙上談兵。

朋友說,要怎樣才算是最好的標準?就算已經達到了自己的要求,也還會認為自己還有進步的空間。

我懷疑過自己是不是真的不能繼續下去了,但對於這個運動自己是真的很愛,很愛。但是,我到底還要花多少時間去突破這樣的瓶頸?

在體能的方面,自己是已經可以掌控好比賽的節奏,唯有在心理素質上拾需要一再突破的。汲取教訓,忘記過去的畫面,才能創造新的畫面,下次的比賽重新再來,只盼可以突破,更好。

有個小插曲是,來到了這個全新的環境,我依然穿著背後寫著“SELANGOR”的衣服,旁人看不懂,但這件衣服穿著滿滿的回憶和默契,很想念過去隊友在每一槍每一發子彈由始至終的默默關注與陪伴。時隔多年再次比賽,場地冷冷清清的感覺就像找不到定點,但是這麼多年了,很多人來也很多人離開,只需要好好記著那些過去的美好即可。

我們都要好好的 :)

2016年9月1日星期四

遠距離遺留下來的


因為行李超載,只能把超載的事物放在,家。

早在來到新加坡以前,各種心理準備即使做得再周全,也還是免不了別離時候緊緊抱著不想放手的偏執。

那天你在去做報告之前特地來我家接我一起到附近吃麥當勞,之後載著我我到巴士站。那是出國之前最後一次和你用餐。平時省吃儉用,想吃雪糕頂多也只吃一塊錢香草雪糕的兩人,卻在那時候你背著我悄悄買了一個McFlurry,味蕾已經忘了那味道,但當時的場景卻總是讓淚腺難以抗力。

來到這裡甚至已經過了一個月,會發現遠距離的微妙在於,我們不再像以前那樣三不五時地膩在一起,卻不自覺把對方放了在想念的外緣,而對於粘人的自己,也開始安於享受著獨處的清靜,不再像過去一樣一旦預期關上了燈便慌然失措。行囊輕了,對於夢想便擁有了更大的實踐空間,去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刻畫自己的理想人生,同時也深知有個人一直惦記著自己,全心全意地支持。

聚少離多的另一邊廂,竟然是彼此給予了更多的自由。想念會漸漸抽離最初的不捨;重新見面那天,擁抱會兌現難以言喻的感動。


我過得很好,只是當特別想你的時候,就把它錄下讓你聽。

我過得很好,只是當情緒低落壓抑了,會很想馬上給你致電。

我過得很充實,只是忙碌的同時也會看著名為“回家”的沙漏。

我很快樂,不過是腦海中因害怕遺忘而反復提醒前往你家的路線。

有幸擁抱一段感情,無論是近遠距離都是幸福的,特别是除了家人以外,遇上的是個體貼入微的伴侶,哪怕我笑得再难看或是哭得再像个大花猫,伴隨一句“抱抱呀”,你都照单全收。我很想念你的體溫,真的很想念。

同行了一年半,談話中形成了太多只有我倆才聽得懂的語言,於是很多事情不言而喻,這一切應該感激你全力支持我出國深造的決定,沒有太多的挽留我才可以放心地飛。将感情从吉隆坡延续到這裡,那些快樂與不快樂,會一一和你分享。就算你表現得漫不經心,我也知道你總在用心記錄。

努力生活、好好照顧自己并成為更好的人,才能扛起更多的責任,還有你。

但因為夢想太重,於是只能暫時地,將你卸下。

2016年8月28日星期日

當我再次回到射擊

上面這插圖是2012作的,同樣的距離今次再次舉槍,已經是三年前的事情了,在沉澱了一些日子后設想過在吉隆坡繼續射擊,開車去過那附近尋找射擊場但一無所獲,還要硬掰那是命中註定的才讓自己好過一些。

我無法否認,射擊運動是我嚮往在NTU唸書的主因之一,在年頭的時候覺察到NTU有射擊運動就馬上聯繫了負責人詢問加入射擊隊的門檻高低,得到的答案是有無經驗皆可 O.O。七月末來到NTU的每一天都在期待課外活動展的來臨,每一天都在猜想面對全新的環境、隊友,在那邊射擊會是什麼樣子?曾經嘗試前往兩次都吃了閉門羹,於是第一天踏入射擊場是FunShoot,那天是和安時一起去的,一踏入射擊場瞬間兩種感覺:


哇!怎麼這裡冷到——那麼舒服!

哇!他們的槍很美叻!!都是我在很早之前就很想用了,輕盈的Steyr LP50和全銀色的超帥Steyr LP10!(到後期我用的是前者耶,不過還是超開心的,畢竟握在手上還是感覺很帥!)



所謂“陀槍師姐”。

後來遠在雪州練習的堂妹在我po了照片的那個晚上就馬上信息我淡淡地說了一句:When the pistols in Singapore are much better than SSA....... 馬上一陣暗爽XD

但是在雪州逗留了四年,相比起來會覺得新加坡比較捨得把資金投入在學校的運動設施吧,在馬來西亞平均每一個州才一個射擊場,反觀新加坡雖小,可近乎每一所中學、初級學院與大學都有射擊場,要培育人才不是難事,但縱觀整體成績來看卻是馬來西亞來得比較出色,競爭也比較大 O.O。


翻看過去為射擊寫下的博文,慶幸有舊照來對比各種從前今天,還是擁有滴水成河的感動。

其實今天看回去2012的自己依然感到震撼!竟然可以射到那麼多的10環出來O.O 
但近期重新開始一切都比自己預期中來得好,欣慰的是跟以前沒有太大落差,
相信只要繼續努力練習,多做重訓加強臂力,要回到以前那樣巔峰的訓練狀態指日可待!! :D


從前與今天在靶子面前專心致志的眼神始終如一。


也忘了是有多少次在功課作文與博文中提起這一個叫Cheryl的女孩,是陪伴我走過高低潮,互相鼓勵與扶持的好夥伴,只不過她比我先離開,到了新加坡去唸書。這是2012年拍下來的,穿著相同的衣服,一起訓練,這件衣服我也有帶來,就像把回憶穿在身上,暖暖的。
這是今年七月我們在新加坡重新見面的合照。
談起過去,終究還是滿滿的難忘和快樂。
有些我不記得的細節,她比我還要記得。

跟老隊友重新見面,在新加坡與射擊重逢,緣分這事,從來都沒有人說得準吧?

來到今天我寫這一篇博文是第二次練習,一切都比自己預期中來得好,但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有這麼一段插曲是,隊友甚至是我都訝異,一個三年沒有舉槍的人,還是可以把子彈擊中相同的範圍?而這樣的感覺大概源於在自己的情緒終於重新沉澱,那種很想很想射擊的迫切渴望,早在很久以前已經建設了強大的心理準備。

獲得獎學金當兒也確定了未來的自己會是以老師的身份踏入社會,才意識到自己與射擊在重相之際,也給了我一個明確的截止日期,漸漸靠近也漸漸走遠,若我最終決定到國外交換,那期限更是大大提前。瞧,大學生涯只有短短四年可以讓我珍惜,之後將會是我另一個起點,再不捨得也得放手。

以前教練曾說過,運動員的生涯是短暫的,短暫得,幾十年如一日。

短暫得,和青澀的你們一起奮鬥的回憶恍如昨日。

現在我大概明白那是怎麼一回事了。

曾幾何時我也天真地想象過,有一天加入國家隊并代表國家,到世界各地征戰世界杯,甚至是奧運會XD。也許就是因為這一份天真加熱血,才造就了許多世界冠軍。直到今時今日儘管前路與運動員出現了偏差,但這一份天真,每一刻訓練時分我仍保留著。

就算射擊運動員不會是我的終身職業,我也不會更改自己對它的滿分評價。


每一回子彈擊發之前,手中除了握著槍,還有自己對夢想的溫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