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31日星期日

來到大學的小記

在十九歲以前根本就沒想過要來新加坡唸書,而今來到了,也算是一個意外的驚喜吧! :)來到學校以前會彷徨,太多的手續還沒處理、一大堆要支付的錢、全新的環境,還有需要調試和掏空的心情,好讓自己可以容得下更多的新事物與心情。

但來到大學以後才發現,一切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難適應,以前到外地比賽也是一個人照顧自己,所以踏出了家門照顧自己並不難,難在要消化想家卻長時間都沒辦法回家的感慨?房間的書桌、櫃子,都比我家裡的還要大!哈哈,書桌也還有燈耶,還有一個板可以讓我設計自己喜歡的東西、掛照片等等,以後啊,自己可以一邊唸書一邊默默想念。

關於獎學金。

一來到大學處理手續時就問了一個有獲得獎學金的學姐,她說她當時也是7月31日才收到通知(還真是名副其實的“七月尾”),所以我給自己等待的期限到7月31吧,7月31 再沒有的話就另作打算,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是申請貸款繼續念下去,畢竟大部分的手續都辦好了,不念的話豈不是白白丟了錢?

後來,27日那天在醫藥所等待做體檢的時候忽然收到一則陌生來電,說我的獎學金通過了!!!不久之後收到了新加坡教育部的電郵,邀我在8月5日到新加坡教育部出席一個講座,還有一份合約會在準備好了以後交給我簽名。到了今天29號當全部新生聚在一起的時候,我才發現四個獎學金得主當中我是唯一一個男生(好自豪呀哈哈哈哈哈)

其實這一切的一切,我真的很感激。因為有了獎學金,來到新加坡唸書的夢想才會因為少了經濟負擔而真的實現。終於知道當初想要當老師的志願來到今天是派上了用場,領了這一份獎學金可說是一點衝突也沒有的,四年的大學、一年的師訓、四年的工作,九年的路在目前剛起步所以看起來很遙遠,但我會努力,慢慢地走。

會期待以後當老師面對怎樣的同事、怎樣的學生,當學生與老師的角色進行對調以後不同視野看見的東西又有何不同。

關於自己想要的。

看見以前和自己征戰SUKMA的朋友時隔幾年后終於游入Rio,心裡真的很羨慕很羨慕,因為曾幾何時我也天真過,自己有一天會代表馬來西亞打奧運會。

而射擊也是我其中一個想要來NTU唸書的原因,就算不能走得多麼遠,就算成績再好也只能成為“副修”,我還是希望可以重拾以前的熱忱,回歸自己喜歡射擊的純粹。


關於夜間emo得想哭的情緒。

晚上情緒的力量深不可測得一種害怕的程度,離了玩得很瘋狂的群回到房間,內心竟然是空洞的,當全部情緒都得自己扛起而忘了出口,那樣的感覺沉重得一句話都不想說。

不是不想說,只是習慣了這樣的方式過生活。

於是等著第二天醒來又天亮了。


在文章結束以前。

31號,七月的最後一天,陪我來了新加坡一個星期以後,也是媽媽要離開回去吉隆坡的時候了。在這裡想重申自己也是一個犯賤的人類,在初期來到大學的時候會希望可以不需要媽媽的幫忙自己去完成所有的事情,甚至會抗拒媽媽到學校來參觀。但來到了最後幾天她和大舅拿著一些第一天因為行李滿載而留在家中沒帶去宿舍的東西過來,我看見她環顧我宿舍食堂的眼神是閃爍著的,後來也帶著她到我房間去看一看,然後很滿意地到外頭一起吃早餐和晚餐。

回頭想想,室友的家人忙著工作連陪他一起來新加坡的空隙都沒有,反而有媽媽陪我來這兒我卻處處抗拒,其實並不應該。從前的小學與中學畢業典禮都錯過了與家人合照的時刻,如果下次她來新加坡,我一定會帶她到處走走,大學畢業,也一定要他們來見證我的畢業。

接下來8月1日有Professor talk和獨中聯誼會新生營的開幕,身為俏皮鴨的一員當然會期待這一個活動,畢竟自己中學六年都沒參與過營會了,希望可以認識到更多的朋友。


既然自己想要的已經一步步實現,那就開開心心地享受大學生活吧!!!!! 

2016年7月24日星期日

7個月的生活小記

2016年被分成了一大半。

竟然,再次把部落格打開需要這麼大的勇氣,而不知道這個勇氣會不會在第二天醒來便無影無蹤。開了又關,關了又開,這次如果決定公開了又不曉得會在什麼時候關上好一陣子。到底為什麼以前公開分享的部落格會成了今天的枷鎖,那原因不外乎是我自己真的不知道還是我不想面對而已。

已經來到了新加坡,兩天後也將到學校辦理各種複雜到沒朋友的入學手續。

這一年來,面對的事情不少,各種開心的難過的我都一一記著。會發現畢業後即使以前再真再開心的友情經不起挑撥和考驗就這樣夭折了。而總是默默無聞,卻會在自己離開以前給自己一個溫暖的祝福與信息。我相信掌心那麼小,永遠多抓不住所有的人,有人來便有人離開,若是有緣,離散了也還會重逢。

來新加坡唸書這一個選擇並不是扎根已久的事情,是因為在學姐的介紹之下申請了一個獎學金,而出乎意外地自己也成為了6個面試人當中唯一的男生,讓我更確定地在台灣與新加坡之間選擇了後者。


這七個月以來做過的工作也不少,當然間中也當了一兩個月的無業遊民 :P。

畢業後在一間小型律師樓當了兩個月小書記,恰巧唯一的同事艷如也是坤成畢業的學姐。
直到應征到了在學校當助教,於是辭掉了小書記工作。

在學校當了兩個月的助教,看清了學校管理層的陰暗面,並不是不持槍攜刀坐在辦公室里的都是好人。但開心的是,和英文老師、學生的相處,他們送給我的手錶我也帶來了新加坡,但真的真的需要換個電池了(一再提醒)。

後來因為獎學金面試的緣故,三月那一個月份,也在時隔四年以後再度來到新加坡。

六月從事了兩份短期工,工作地點都是在Maluri Aeon,一是當了兩個星期的嬰兒展promoter,另一個則是麥當勞,令我最難忘的不外乎就是這兩份工作了。前者讓我認識了兩個緣淺但印象深刻的Aunty,不知道算不算是默契?從第一天工作到最後一天,我們三人都沒有向彼此要過電話號碼,就這樣在道別聲中結束了這一份工作。後者則是有一群陪我一起努力工作的好朋友。


家裡嘛。
我向來都不是一個善於表達情感的人,這是遺傳自老爸的基因。面對自己即將離開,除了打包行李自己也畫了一幅很孩子氣的全家福放在家裡,至少還有留下一些什麼。

妹妹也很貼心地做了好幾張照片給我,不用多說明我一定會把這些照片第一時間貼在我宿舍的房間裡面,哈哈。

寶寶會想家,但寶寶不說。


七月份是一個不斷不斷跟朋友小聚的日子。
在大家還未各奔東西之前,再久沒見面都好,只要聊起彼此的近況,就能像以前一樣延伸出聊不完的話題,唯一變了的是,不再能像以前一樣經常見面,跟Jamie、Lemon、木小姐、波兒媽媽、WX、Lucy,還有一些來不及見面的朋友的確是有些小遺憾,慶幸的是念了四個月之後就可以回去放個小假,還有機會再見。


而來到新加坡最令我牽腸掛肚之一的,大概是你吧。
和你走在一起也有一年四個月的時間,從陌生到熟悉,漸漸地我們都找到了適合彼此的相處方式,甚至是只有你和我才清楚的baby talk。你從來沒有半點挽留我去新加坡的決定,反而是百分百的鼎力支持,希望我可以到一個更好的環境去唸書。

所以這些日子我們去過了馬六甲,在開課之前盡己所能地陪伴彼此,拍多一點照片。

在我身邊甚至是我聽過的遠距離感情成功的比例微乎其微,反倒是被距離刷淡了感情而分手的傳言每隔一段時間就有一宗,而這樣的一種普遍現象在我還未真的遇上之前就成了起起落落的恐懼感。甚至看得很開的老師也很直截了當地說:如果哪一天你或他因為遇上了更適合的而移情別戀,那就順其自然地讓他走吧,緊緊抓住想逃的軀殼並不會讓自己好過一些。

在離別的影子前面,我還是那麼那麼渺小。

在出發前一晚和當天,摟著你哭,緊牽著你的手確實無法暫緩分隔兩地的節奏,但真的,沒有什麼能夠比緊緊擁抱更能體會擁有著你的感覺。我了解做了這樣的抉擇需要實踐的是靜靜去想念和為你努力。離別當兒你是眼眶泛紅的,因為不想你看著我先走而哭得稀里嘩啦,於是我讓你先離開,在目送你走了之後打給你,我得知當時的你是一邊開車一邊哭泣的。被老爸看見了我大花貓的臉,他只是輕輕說了一句:哭什麼?以後還可以再見的呀。

啟程往新加坡出發的路途中,我很清楚知道在感情和未來之間,終究我還是將未來當成了主要,畢竟為了感情而留在本地唸書一定會讓我遺憾甚至埋怨,把這樣心甘情願的犧牲放在感情的天秤上對你來說太不公平。所以糾結掙扎得再久,答案由始至終就只有一個:能走多遠,那就走多得遠,只要我們不迷失自己。

只是這一刻,我會學著倒數假期回吉隆坡的日子,而你也會等我回家。


時刻提醒著自己,來到了全新的環境,面對全新的旅程,那就好好地享受,開始全新的一切。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