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8日星期日

當我再次回到射擊

上面這插圖是2012作的,同樣的距離今次再次舉槍,已經是三年前的事情了,在沉澱了一些日子后設想過在吉隆坡繼續射擊,開車去過那附近尋找射擊場但一無所獲,還要硬掰那是命中註定的才讓自己好過一些。

我無法否認,射擊運動是我嚮往在NTU唸書的主因之一,在年頭的時候覺察到NTU有射擊運動就馬上聯繫了負責人詢問加入射擊隊的門檻高低,得到的答案是有無經驗皆可 O.O。七月末來到NTU的每一天都在期待課外活動展的來臨,每一天都在猜想面對全新的環境、隊友,在那邊射擊會是什麼樣子?曾經嘗試前往兩次都吃了閉門羹,於是第一天踏入射擊場是FunShoot,那天是和安時一起去的,一踏入射擊場瞬間兩種感覺:


哇!怎麼這裡冷到——那麼舒服!

哇!他們的槍很美叻!!都是我在很早之前就很想用了,輕盈的Steyr LP50和全銀色的超帥Steyr LP10!(到後期我用的是前者耶,不過還是超開心的,畢竟握在手上還是感覺很帥!)



所謂“陀槍師姐”。

後來遠在雪州練習的堂妹在我po了照片的那個晚上就馬上信息我淡淡地說了一句:When the pistols in Singapore are much better than SSA....... 馬上一陣暗爽XD

但是在雪州逗留了四年,相比起來會覺得新加坡比較捨得把資金投入在學校的運動設施吧,在馬來西亞平均每一個州才一個射擊場,反觀新加坡雖小,可近乎每一所中學、初級學院與大學都有射擊場,要培育人才不是難事,但縱觀整體成績來看卻是馬來西亞來得比較出色,競爭也比較大 O.O。


翻看過去為射擊寫下的博文,慶幸有舊照來對比各種從前今天,還是擁有滴水成河的感動。

其實今天看回去2012的自己依然感到震撼!竟然可以射到那麼多的10環出來O.O 
但近期重新開始一切都比自己預期中來得好,欣慰的是跟以前沒有太大落差,
相信只要繼續努力練習,多做重訓加強臂力,要回到以前那樣巔峰的訓練狀態指日可待!! :D


從前與今天在靶子面前專心致志的眼神始終如一。


也忘了是有多少次在功課作文與博文中提起這一個叫Cheryl的女孩,是陪伴我走過高低潮,互相鼓勵與扶持的好夥伴,只不過她比我先離開,到了新加坡去唸書。這是2012年拍下來的,穿著相同的衣服,一起訓練,這件衣服我也有帶來,就像把回憶穿在身上,暖暖的。
這是今年七月我們在新加坡重新見面的合照。
談起過去,終究還是滿滿的難忘和快樂。
有些我不記得的細節,她比我還要記得。

跟老隊友重新見面,在新加坡與射擊重逢,緣分這事,從來都沒有人說得準吧?

來到今天我寫這一篇博文是第二次練習,一切都比自己預期中來得好,但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有這麼一段插曲是,隊友甚至是我都訝異,一個三年沒有舉槍的人,還是可以把子彈擊中相同的範圍?而這樣的感覺大概源於在自己的情緒終於重新沉澱,那種很想很想射擊的迫切渴望,早在很久以前已經建設了強大的心理準備。

獲得獎學金當兒也確定了未來的自己會是以老師的身份踏入社會,才意識到自己與射擊在重相之際,也給了我一個明確的截止日期,漸漸靠近也漸漸走遠,若我最終決定到國外交換,那期限更是大大提前。瞧,大學生涯只有短短四年可以讓我珍惜,之後將會是我另一個起點,再不捨得也得放手。

以前教練曾說過,運動員的生涯是短暫的,短暫得,幾十年如一日。

短暫得,和青澀的你們一起奮鬥的回憶恍如昨日。

現在我大概明白那是怎麼一回事了。

曾幾何時我也天真地想象過,有一天加入國家隊并代表國家,到世界各地征戰世界杯,甚至是奧運會XD。也許就是因為這一份天真加熱血,才造就了許多世界冠軍。直到今時今日儘管前路與運動員出現了偏差,但這一份天真,每一刻訓練時分我仍保留著。

就算射擊運動員不會是我的終身職業,我也不會更改自己對它的滿分評價。


每一回子彈擊發之前,手中除了握著槍,還有自己對夢想的溫存。

2016年8月12日星期五

關於俏皮鴨

在來到大學之前自己就像個夾心餅被各種不同的迎新活動夾著,大型的小型的選擇眾多,猶豫了很久之後卻只報名了AMCISA的迎新活動,而一路下來這確實是個惊喜與溫暖交集的迎新会,徹底打碎了我对会恶整新生的学长姐和公式化的生活營的倔強框架。

跟俏皮鴨之間的故事大概要從迎新會的第一天說起,其實這當中每一個新生都被分配到不同的動物組別,衝動龜、叛逆猩(我起初還念成叛逆雞)、懵懂熊、熬夜貓和羞澀鴕,而很幸運地我成為了俏皮鴨的一份子。在第一天活動剛開始進行的時候,我確實有被學長姐的熱情嚇到,畢竟我本身就是一盆鹽水,要沸騰需要久一點、但冷卻下來也不會是準準冰點。

第一天我使出洪荒之力能夠記得的名字也只有區區幾個像是Kevin、Dickson、可愛的婕妤幾個人而已,其他GLSA還分不出誰是誰,更別說可以熟記他們的名字了,而女生們大多都戴眼鏡長髮垂肩,我記錯就算了還在玩遊戲的時候叫錯名字,可以看見我當老師的未來要記學生名字並不是那麼樂觀。而大家的名字是在活動的第二第三天在叫錯了又確認了又叫錯之下,反反復復中才得已牢記。

那一天大家聚在TV Lounge的熱身遊戲並沒有真的讓我熱起來,但慶幸那天我們有了第一張合照,和我們獨有的俏皮鴨手勢 :D。

在接下來一連七天的活動裡面,其中最讓我深刻的是鬼屋、Initiation和Amazing Race這三個遊戲,是我和組員之間互动很多的地方,有一种共患难共生死的感觉,跟原本互不熟悉的组员也因而变得熟络。特別想寫給家敏和力维,跟你们同组真的很开心,從鬼屋出來之後和你們的感情似乎因為三個人的手互相抓緊以後而變得更了解彼此,拆炸彈意外過了關更讓我覺得我們是潛力股!

在Initiation裡頭,意外發現當雙眼被蒙著以後,看不見周遭,在自己把雙手交給GLSA的當兒也等同於把信任託付於人。以前那些難以啟齒的情感竟然可以變成與認識不久的朋友之間的一個話題然後互相分享,也許真的,在我們看不見以後,只剩下用耳朵聆聽,用心去感受,會發現每個人的情感事跡都不盡相同,紅綠燈並不是重點,而是意味著已經放下的樂於分享。回歸遊戲,至今最讓我覺得卻步的仍是跳樓遊戲,我有懼高症,居高臨下已經渾身不自在,更別說要讓雙腳身體半懸空,在高處猶豫了冷靜了好一陣子,才鼓起勇氣跳下去。也許當我看見那個高度我並不會那麼害怕,就是因為感覺不到落腳點,沒辦法預測自己距離地面的高度,才會心裡一陣惶恐。

再來到最後一天的Amazing Race,雖然我們在初期的躲避球賽中名列最後,但也輸人不輸陣地一路領先最後拿到第二名。這一次旅行在趕進度當中我們也不忘拍了很多的合照,每一張合照都是十個人齊齊整整的一個不缺,我相信明年成為Senior過後我也會很想要很想要跟junior們再一次玩這個遊戲!整個遊戲覺得最快樂的事情莫過於平常一個人不敢做的事情,在一群人走在一起的時候都勇敢豁出去了:趴著扮可愛、大庭廣眾吵架到最後引來路人勸誡、圍著路人唱三首兒歌等等,但完成了這些挑戰換來什麼獎勵並不是我在乎的,而是大家一起做傻事用傻氣感染身邊的人,你快樂,我快樂,這才是最真。

至於其他的熱血遊戲,不在這裡細數不代表沒有意義!

1. 國慶日當天在Kallang Wave Daiso
2. 從遊戲第一天就一直陪伴我們的美女攝影師雪薇
3. 迎新活動閉幕當天

雖然秉持著一個都不能少的精神,但游戏中也有人数从缺的时候,有的人回家了,也有的人在游戏中意外受伤而没办法继续下去,但是當最後一天我們重新走在一起在攝影棚拍照,那樣也印證了我們這七天下來的相互磨合並不是白費力氣的。而在迎新會當中自己也因為休息不足而感冒了,縱使抱恙但也想用盡全力去參與每一個活動。因為青春的大雨有限,所以我們才會更用力在雨中奔跑。兩個人在茫茫人海相遇已經不容易,更何況是與一群人在這一個全新的土地。

最讓我感到窩心的要數GLSA的各種體貼備至了,不管每天的活動多晚結束都堅持陪著我們走回宿舍,就算幾天下來我們都已經認得了回家的路。來到了活動的最後一天大家是跑到Marina bay玩Amazing Race,那一整個上午沒有GLSA在身邊的感覺就像少了父母在身邊嘮叨,安靜了不少,但是!這時候反而會想念他們的加油打氣,當自己已經聲嘶力竭,會由衷佩服他們的鐵肺是怎麼撐到最後一天的。就連和我們最親屬的父母,他們所做的一切從來都不是必然的,更何況是與我們無親無故的學長姐,在我們第一天來到大學報到就風雨不改地一連三天在巴士站隨時預備接待我們,帶我們去辦理各種入學手續,這才漸漸消磨了我來到新加坡前後的各種擔憂與彷徨。那種連一頓飯都未曾求過的不求回報,是AMCISA文化會一直傳承下去的主因吧。

那一些精心設計準備的名卡和書籤我都掛在佈告板上,而那GLSA用心設計的旗我也希望有個機會可以與它拍照,從而一直一直記得有你們的互相扶持是多麼難能可貴到一點都不便宜的事。每一組的凝聚力截然不同,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我們的俏皮可愛是誰也沒辦法替代的。雖然活動中偶爾會被講我拋棄組員跑去混其他的組合,但心裡一直都與俏皮鴨為伍,最最開心也最最舒服讓我能夠做自己的就是在你們的面前。雖然被嘉儀叫“尖嘴魚”,但是你們每一個人都有值得我學習的地方。

一直來到活動的最後一天,心裡滿滿的都是不捨,會多愁善感地想著俏皮鴨會不會在迎新活動后就解散了?但之後所發生的讓我覺得這樣的猜想是多餘的,我們還有一起吃飯逛街,國慶日那天也是大老遠從Stadium一起回宿舍。和你們在一起玩得精疲力盡總比一直窩在宿舍補眠來得更有意義。


然而迎新活動里令我感到有些小遺憾的,是沒能參與俏皮鴨的一分鐘短片拍攝。但那樣的遺憾會讓我更懂得珍惜和你們一起的每一刻。雪薇辛苦你了!總是不辭勞苦地幫我們拍照,在我們身後一直追著我們跑,雖然很多時候為了掌鏡而沒能把你一起拉到照片裡面,但你一直都是我們的一份子,若大家有一起約吃飯而你也有空的話,就別再潛水啦!

最後想感激台前幕後用心付出的每一個籌委們,閉幕那天的影片你們在我們看不見的地方默默耕耘讓迎新活動順利進行并愉快結束,當下確實差點賺了我熱淚。如果明年有機會,無論是台前幕後的工作,我都願意嘗試,至少大家都是一同努力地想把一件事情做得更好,邁向相同的目標。辛苦你們了!

回到感想結束以前,感謝在我來到全新環境陷入不知所措的迷茫中遇到你們,那是我最棒的開學禮物之一,從迎新活動的開始到結束、從不記得你們的名字到最後蒙著眼睛聽聲音也能辨識出來、從陌生到熟悉,我相信我們都已經改變了不少,至少在將來,俏皮鴨都會是我們最有歸屬感的圓圈。哪天當我畢業了,一定一定不會忘記俏皮鴨在最初帶給我的種種。

箋短情長,祝安康! :)


你們是我最无法收敛的一组俏皮鸭
就算一厢情愿的
可以看着就好了

你們是我最意想不到的一次投入
就算总会失去的
失去之前我要更用力抱住。

八年博客。

從小學到中學畢業,再到我進入大學,第八年了,我還是一個博客,繼續寫著部落格。時隔多年,我還是喜歡那樣簡單純粹的設計,白色為主,偶爾摻雜一點顏色在插畫裡面。

而在寫這篇文章之前看到小熊阿寶的留言:
在部落格里看著木瓜漸漸長大,從中學到大學,那過程很美麗!

在看見留言的當下自己的內心是被觸動著,讓我更堅定地認為自己當初愛上部落格是可遇不可求的微妙緣分。


讓我覺得最振奮的事情,莫過於在另一個國度新加坡遇見了相識已久的陳安時,從聯繫加見面上來也不過才短短的一個星期,但是一個星期裡面那種熟到爛的程度其實已經大大超出了我事先的預想。一起跑外頭、吃晚餐、談心、玩轉站遊戲等等,去嘗試很多已經好久沒嘗試過的事情,很感激的是在和她的互動中我莫名找回了當初寫部落格的熱血,雖然我們都是廢廢的很好玩的aunty。

倘若當初沒有部落格沒有木瓜,一定不會遇見她,更不會有這一番感受。

在過去裡頭,杯麵、小溪、詠薇、慧儀、紹宏、婉琪、阿豆、愷冰、菜包、Aeda等等的部落客是我中學生涯裡頭舉足輕重的朋友,我一直都沒有忘記過你們。當中和婉琪更是有過十分特別的筆友關係,原以為大家忙著忙著就不會見面了,卻在去年的9月多接近統考之前收到她的來信,說她過得很不錯,雖然聊天的頻數不如多年以前,但是信中她說偶爾會有關注我的動態和部落格那樣就已經很足夠了。很感謝部落格讓我認識了很多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讓自己的中學生活有一頁是屬於你們的。

哪怕這些年來我們的連接是少之又少,甚至是連面都沒見過,在勞碌中最後只剩下給彼此默默的按贊的動作,但我很肯定我們一直都在互相留意與關注是吧? :) 也許在漸漸長大的日子里我們一直都保留著那種青澀,不管現在還有沒有在寫部落格,但會記得彼此的唯一理由也是因為部落格。

我記得有一群人,永遠留在我心中,哪怕只能夠這樣的想你們。
希望你們一切安好! :)


八年來,儘管寫部落格的時間更是斷斷續續的,特別是當高中這三年的生活大部分都被寫進了日記本裡面,部落格裡面堆著堆著就成了一個大大的空洞,但也沒有因而覺得遺憾,那高中三年的事情,就當作是給自己好好地收著,那隨著成長不斷在變化的字跡卻是部落格沒辦法取代的。

來到大學之前,原本已經設定好了一個很規範的自我介紹——就叫自己凱宇吧,卻在第一天跟學長姐和同輩玩遊戲自我介紹的時候也說出了自己有一個叫木瓜的花名,而這樣的花名源自於自己部落客的身份,並不是因為自己真的喜歡吃木瓜,是在心底的確為自己是“木瓜”而感到自豪,至少比起跟別人說我的別名Jeffrey,我是這麼覺得的。


以前總會有一種下意識的心態是,部落格要讓來者看到的就是開心的充滿正面的,那些不開心的、憤怒的絕口不提。人前再樂觀再活潑的誰人,在關上門以後是什麼模樣真的沒人曉得。在這樣的分叉點徘徊久了,會慢慢發現怎麼都走不出去是因為幾乎每天都會有不如意、沮喪、難過的事情一直上演,但多得這些缺陷美,讓我們身邊的景物更加明媚。所以不管有多少的傷心難過,它的確發生過,寫與不寫是可以選擇,不過它是生活的一部分是總該坦然面對的。

對我來說,部落格裝載的除了是自己的種種情緒與生活,還有你和我和他的感情聯繫。如今重新將部落格設為公開模式,也不是一念之間的決定,確實有一個跳板讓我給自己的情緒重新洗牌,就像懼高症的人站在高處終於感受到了落腳點。


而這一個跳板,大概就是我終於可以承認自己的陰晴與圓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