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8日星期日

當我再次回到射擊

上面這插圖是2012作的,同樣的距離今次再次舉槍,已經是三年前的事情了,在沉澱了一些日子后設想過在吉隆坡繼續射擊,開車去過那附近尋找射擊場但一無所獲,還要硬掰那是命中註定的才讓自己好過一些。

我無法否認,射擊運動是我嚮往在NTU唸書的主因之一,在年頭的時候覺察到NTU有射擊運動就馬上聯繫了負責人詢問加入射擊隊的門檻高低,得到的答案是有無經驗皆可 O.O。七月末來到NTU的每一天都在期待課外活動展的來臨,每一天都在猜想面對全新的環境、隊友,在那邊射擊會是什麼樣子?曾經嘗試前往兩次都吃了閉門羹,於是第一天踏入射擊場是FunShoot,那天是和安時一起去的,一踏入射擊場瞬間兩種感覺:


哇!怎麼這裡冷到——那麼舒服!

哇!他們的槍很美叻!!都是我在很早之前就很想用了,輕盈的Steyr LP50和全銀色的超帥Steyr LP10!(到後期我用的是前者耶,不過還是超開心的,畢竟握在手上還是感覺很帥!)



所謂“陀槍師姐”。

後來遠在雪州練習的堂妹在我po了照片的那個晚上就馬上信息我淡淡地說了一句:When the pistols in Singapore are much better than SSA....... 馬上一陣暗爽XD

但是在雪州逗留了四年,相比起來會覺得新加坡比較捨得把資金投入在學校的運動設施吧,在馬來西亞平均每一個州才一個射擊場,反觀新加坡雖小,可近乎每一所中學、初級學院與大學都有射擊場,要培育人才不是難事,但縱觀整體成績來看卻是馬來西亞來得比較出色,競爭也比較大 O.O。


翻看過去為射擊寫下的博文,慶幸有舊照來對比各種從前今天,還是擁有滴水成河的感動。

其實今天看回去2012的自己依然感到震撼!竟然可以射到那麼多的10環出來O.O 
但近期重新開始一切都比自己預期中來得好,欣慰的是跟以前沒有太大落差,
相信只要繼續努力練習,多做重訓加強臂力,要回到以前那樣巔峰的訓練狀態指日可待!! :D


從前與今天在靶子面前專心致志的眼神始終如一。


也忘了是有多少次在功課作文與博文中提起這一個叫Cheryl的女孩,是陪伴我走過高低潮,互相鼓勵與扶持的好夥伴,只不過她比我先離開,到了新加坡去唸書。這是2012年拍下來的,穿著相同的衣服,一起訓練,這件衣服我也有帶來,就像把回憶穿在身上,暖暖的。
這是今年七月我們在新加坡重新見面的合照。
談起過去,終究還是滿滿的難忘和快樂。
有些我不記得的細節,她比我還要記得。

跟老隊友重新見面,在新加坡與射擊重逢,緣分這事,從來都沒有人說得準吧?

來到今天我寫這一篇博文是第二次練習,一切都比自己預期中來得好,但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有這麼一段插曲是,隊友甚至是我都訝異,一個三年沒有舉槍的人,還是可以把子彈擊中相同的範圍?而這樣的感覺大概源於在自己的情緒終於重新沉澱,那種很想很想射擊的迫切渴望,早在很久以前已經建設了強大的心理準備。

獲得獎學金當兒也確定了未來的自己會是以老師的身份踏入社會,才意識到自己與射擊在重相之際,也給了我一個明確的截止日期,漸漸靠近也漸漸走遠,若我最終決定到國外交換,那期限更是大大提前。瞧,大學生涯只有短短四年可以讓我珍惜,之後將會是我另一個起點,再不捨得也得放手。

以前教練曾說過,運動員的生涯是短暫的,短暫得,幾十年如一日。

短暫得,和青澀的你們一起奮鬥的回憶恍如昨日。

現在我大概明白那是怎麼一回事了。

曾幾何時我也天真地想象過,有一天加入國家隊并代表國家,到世界各地征戰世界杯,甚至是奧運會XD。也許就是因為這一份天真加熱血,才造就了許多世界冠軍。直到今時今日儘管前路與運動員出現了偏差,但這一份天真,每一刻訓練時分我仍保留著。

就算射擊運動員不會是我的終身職業,我也不會更改自己對它的滿分評價。


每一回子彈擊發之前,手中除了握著槍,還有自己對夢想的溫存。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