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7日星期六

《我們》——2016學海杯優秀獎


當初《我們》入圍《2016學海杯》34強已經是個意料之外的寶貝與肯定,更別說今天突圍而出而榮獲的優秀獎。

文創社在坤中已經成立了近三十年的時間,然而第一年成為正式社團與其他團體並駕齊驅卻是在2015年。在2014年擔任副主席職位卻久久不處於狀況內的我,在另一個副主席與高三主席畢業離校之後,我便順勢被推上了主席這個位置,也因為去年刊物的原本三個編輯都不在社團內導致刊物的接洽與進展怠慢很久,於是也毫無預警地被老師薦上了主編這個位置。過去沒有擔任過主席也沒有擔任過主編,原來該來的還是會在我畢業之前一次過給我(汗顏)。

在同一年要進行畢業刊與拾穗的編輯工作本來就不輕鬆,但比起畢業刊,拾穗的進展是比較不如意的也比較棘手,於是當成品終於送到并派發到每一個同學的手中,那才是我真正卸下重擔的時候。《我們》的前身叫《校園》,無論是主題、隔頁等等都是很淺白很直接的一個標題,不過在那時整本刊物的雛形是還未出來的,而後來會改成《我們》也是因為在審核兼排版中發現有很多關乎校園的文章,其實也概述了大至友情,小至花草等等微妙的情感連結,於是就以《我們》來概括了一切,至少我知道這個主題要帶給讀者的溫暖是有共鳴的。


過去從未嘗試過為刊物排版,而在排版初期自己取的是源自網圖,後來想想過去的刊物大部分的原创元素都是文字为主,于是先把工作擱著了,忘了是什麼時候自己才萌生採用自己存了多年的插畫這樣的念頭,從HDD到部落格一張張插圖找出來并套进去,真是“畫盡其用”,但仍不夠用,仍有很多插畫是自己在後期補去的,包括封面封底。會很慶幸自己過去到現在一直都有畫插畫的習慣,以至可以派上用場。

如今回看每一張插圖,會有一種錯覺是裡面的每個小人物都是有生命的,就像經意與不經意間拍下的合照一樣,每一個表情都很自然很可愛。如果當初沒有嘗試動筆的念頭,大概也不會有今天那一張張俏皮的嘴臉。


這一路真的,感激嘉尹和老師為社團默默付出,特別是嘉尹在最後關頭臨危不亂調整過來的最後排版。在拾穗第一年成為正式社團時至今,從過去多半只是寫稿的枯燥活動,到今年的排版營、作家分享等的活動越來越多樣化,可以吸收文學知識的管道越來越多,各種活動安排的最後意義不外乎是希望大家能創作中找到各自的定位。很慶幸在最初的時候有管老師的加入,一直陪著大家走到今時今日,沒有放棄過創作的同時也在以身作則地鼓勵同學,是可遇不可求的。謝謝你們從未放棄過,草根的堅持終究會讓文創社成為柔軟的草原。

在昨天聽評審講評的錄音時,有聽見管老師說《我們》是非賣品,正因是非賣品,只有第一刷,沒有任何商業價值,才更凸顯了它的珍貴與“限量”。有評審坦言很喜歡,打開了便從頭看到尾,有的更說喜歡裡頭顏色的大膽,還有插圖的可愛(甜死寶寶了)等等。起碼我知道《我們》擺脫了青少年主流的憂鬱,記錄了一段青春的快樂與感動是眾多刊物裡頭的優勢與奇特。



會遺憾當下沒能和你們一同參與與合照,不過另一方面也很替你們開心,畢竟共同努力過的終於有了收成。記得今天點評中的好壞,去加油、改善、突破,熱血期待你們接下來更棒的成品,而突破的最終目的在於擴大舒適圈,就能看見更寬廣的藍天。

對文創的情有獨鐘絕對不能斷流,會有更多人看見聽見,而你們也會更感動的,而突破,在於擴大自己的舒適圈吧。因為當社團正式被校方“肯定”也被更多人看見,那是我們不能放棄的緣由。



2016年9月17日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