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日星期四

遠距離遺留下來的


因為行李超載,只能把超載的事物放在,家。

早在來到新加坡以前,各種心理準備即使做得再周全,也還是免不了別離時候緊緊抱著不想放手的偏執。

那天你在去做報告之前特地來我家接我一起到附近吃麥當勞,之後載著我我到巴士站。那是出國之前最後一次和你用餐。平時省吃儉用,想吃雪糕頂多也只吃一塊錢香草雪糕的兩人,卻在那時候你背著我悄悄買了一個McFlurry,味蕾已經忘了那味道,但當時的場景卻總是讓淚腺難以抗力。

來到這裡甚至已經過了一個月,會發現遠距離的微妙在於,我們不再像以前那樣三不五時地膩在一起,卻不自覺把對方放了在想念的外緣,而對於粘人的自己,也開始安於享受著獨處的清靜,不再像過去一樣一旦預期關上了燈便慌然失措。行囊輕了,對於夢想便擁有了更大的實踐空間,去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刻畫自己的理想人生,同時也深知有個人一直惦記著自己,全心全意地支持。

聚少離多的另一邊廂,竟然是彼此給予了更多的自由。想念會漸漸抽離最初的不捨;重新見面那天,擁抱會兌現難以言喻的感動。


我過得很好,只是當特別想你的時候,就把它錄下讓你聽。

我過得很好,只是當情緒低落壓抑了,會很想馬上給你致電。

我過得很充實,只是忙碌的同時也會看著名為“回家”的沙漏。

我很快樂,不過是腦海中因害怕遺忘而反復提醒前往你家的路線。

有幸擁抱一段感情,無論是近遠距離都是幸福的,特别是除了家人以外,遇上的是個體貼入微的伴侶,哪怕我笑得再难看或是哭得再像个大花猫,伴隨一句“抱抱呀”,你都照单全收。我很想念你的體溫,真的很想念。

同行了一年半,談話中形成了太多只有我倆才聽得懂的語言,於是很多事情不言而喻,這一切應該感激你全力支持我出國深造的決定,沒有太多的挽留我才可以放心地飛。将感情从吉隆坡延续到這裡,那些快樂與不快樂,會一一和你分享。就算你表現得漫不經心,我也知道你總在用心記錄。

努力生活、好好照顧自己并成為更好的人,才能扛起更多的責任,還有你。

但因為夢想太重,於是只能暫時地,將你卸下。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