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1日星期日

再也找不到的空隙

自出娘胎那一瞬,我們失去了羊水,卻獲得了空氣。

越是長大便越是發現站在失去的面前,我們渺小得如何窮極思變地跪著求饒也擺脫不了失去的定律。很多時候必須經驗過才體會到,失去了一個至親,取而代之的是他沒有說出口的愛,由始至終失去並沒有真的讓我們失去。不過沒能將緣分繼續下去,始終空出了一個遺憾。

我說過會在月末那一個假期回去看你,你也回應了我。我迫切希望自己是趕得及的,誰知道你先走了一步,但那時的你情況已經不樂觀,我心知自己可能來不及。那段你在醫院的日子我沒能去看你和你說話,沒能見你最後一面也沒有給你一個擁抱,但我知道其他愛你的關心你的人一直都在陪伴你照顧你。謝謝你曾經毫無怨言地對我那麼好,只是我再也找不到一個空隙去填補對你的感激。

與生俱來的,攤開掌心使我們有了掌控的能力,卻失去了改寫的本能;攥緊了拳頭,珍惜便成了我們另一個天份。

一輩子或許很長也或許很短,但珍惜這個天份成了一門不會截止的功課。




祝你一路走好。
2016年9月5日
1730分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