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4日星期一

來到這個香港小世界

曾經被問過為什麼偏愛RPG類型的遊戲?其實是因人而異的耶,就我來說,Dota與RPG遊戲我都接觸過,但對Dota沒有產生太大的興趣是因為每局結束之後只有每局的快感,不會持續太久,大家湊在一起打完10P就各奔西東,下一次碰面可能也不會有太多印象。

對於喜欢RPG遊戲嘛,我喜歡里的人情味,還有看著自己的人物一點點成長與壯大的滿足感 :D


2016年10月17日星期一

同類說


小魚缸      大魚缸
紅色的斗魚      藍色的斗魚
無法      並存

單人床      雙人床
相互傾心      的異夢人
不能      共枕

2016年10月13日星期四

想成為怎樣而無關於誰的人

“希望別人看見怎樣的自己而去做了怎樣的事。
希望別人羨慕怎樣的生活而去過怎樣的日子。
希望別人記得怎樣的特別而去試怎樣的冒險。
嘿,期盼哪天,我們做了什麼,只是因為我們想成為那樣的人,無關乎誰的感覺。

來到大學讓自己最心累的,竟然是社交圈。

各種中立關於是非對錯的解說其實都很多餘,多想遇見一个人可以同理我的立场,跟我說,堅持你自己熱愛的事情沒有錯,是其他人不了解,最重要是你問心無愧啊。

被無關痛癢的人與事折騰得很累,然而放著不管卻顯得沒有擔當,能怎樣?每個人都覺得自己的事情最重要,而不懂得將他人看得很重要的看作體諒,看作不得已。

畢竟比起種種的活動,除了文字,我始終認為射擊是我可以認清我自己,可以讓我好好跟自己對話的。當初拿起編輯這一個職位是純粹的因為喜歡文字,想要重新經驗去排版校對看著刊物成形的過程,那也是我可以盡的最基本的責任,至少對我來說,我的目的在於努力完成我的職責所需,其餘的事情並不是那麼理所當然的,只不過看在當事人眼裡那是。

好些日子以前讀到一句話:所謂自由,也只是那些沒有身不由己的時候。其餘的時間,我們都不自由。追根究底,唯有在那個小小的地方,我才可以放下那些包袱,全情投入地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難怪有人說,射擊是一項孤獨的運動,而最好的陪伴,就是握在手上的那一把槍。要是可以任性,那些需要費心討好的人,我寧可置之不理自己一個人,也不願影響自己的生活。

原諒我偶爾散發負能量吧,我快窒息。

2016年10月7日星期五

屬於我們的“校服日”

離開了中學,會發現沒有束縛遠比被制約來得心累。

失去了靠岸,便只能在水裡亂抓一通。

綠草如茵,叫我JOLIN。

每天打開衣櫥,從開始的挑剔到現在的隨意,一件T恤一條短褲一雙拖鞋就這樣去上課了,會覺得少了些什麼,特別是過去穿著有校徽的校服那種自豪感。

在來到大學之前的獎學金面試上我認識了烏龜,當時對烏龜的印象就是很nice的OL,可惜好景不長在,這樣的美好印象來到大學就完全破滅了XD。另一邊廂來到大學後透過“俏皮鴨”認識了茗怡,烏龜和茗怡原本就是好朋友和同學,一起從寬柔中學畢業,而冥冥中地我就變成了他們的共同朋友,又那麼巧我們三人都念中文系!

我們三人住在不同的宿舍,茗怡在Hall 9、烏龜Hall 10、我就在Hall 11,三人距離很靠近,經常約在Canteen 11一起吃午餐晚餐,所以我們三人又叫“飯友”,蠻快樂的是那次一起玩真心話大冒險的經驗。曾經啊試過因為不了解而產生過誤會,但是來到今天都摸清了大家的底線,我就是廢廢的,烏龜是圓圓的,茗怡是多情的❤。

紅磚下的DO RE MI。
從未想過在華裔館的旁邊的構圖這麼美麗。

學霸茗怡主張YOLO(YOU ONLY LAUGH ONCE?),我和烏龜則主張無為(特別是在考試這塊哈哈哈)。

剛過的一周短假中雖然我和茗怡烏龜沒有見面,但是在三個人的聊天群里還是特別活躍的幾乎每天都會聊天,其中大部分都是廢話,但某一天學霸茗怡突然建議我們三人在開學後的星期二穿上中學校服一起去上課?!聽起來很熱血於是我和烏龜便馬上附議了,沒有反對票。那天還很興奮地搬出家裡的校服托媽媽替我把已拆的校徽弄上去,然後第一時間放到行李袋裡面,怕一個忘記便泡沫了整個計劃。

SWAN代言人烏龜、我、茗怡。

2016年10月3日星期一

短假一周

在巴士上跟爸爸媽媽揮手拜拜以後,看著漸小的身影很是不捨,結果一個午覺醒來就到了柔佛海關。

巴士出發以後還是忍不住打給他哭了,一個星期以來我們只見到兩次,但是最後那一次一起煮意大利麵的十點鐘晚餐還是讓我覺得很幸福。雖然幾乎都是他在做我在等,哈哈哈,就連把洋蔥切碎也要請教Youtube也太可愛。 XD

嗨我是蘑菇香腸愛心意大利麵 <3

離開前後,就算只是一張沙發也會讓一個人變得特別感觸——星期六那天跟家人吃晚餐想哭、他說途經一間玩偶店想給我買一隻可愛的Bulbasaur我又想哭、在家收拾行李的時候行李差點裝不下史迪奇,又哭了(但最後我還是帶來了)。我體內的眼淚快要超過脂肪比例了(汗顏)。

Hello我是肥肥的史迪奇。

對於一個常年上下課之後可以好好回家,完全沒能切身體會宿舍生一個星期只能回家一次,甚至沒有,那確實是一種身在福中沒有辦法體會的福。會知道回家以後,全世界只有家人會不算錢地叫你多吃一點,也是因為這樣自己才可以很放肆地吃,吃盡之前在新加坡省吃儉用的空洞。很多時候自己想省錢就是為了回去可以給家人過得好一點點,一起吃一頓好的,彌補長時間不能在一起的日子。踏出家門以後,跟父母的聊天信息就變多了,媽媽總會問我過得怎樣,爸爸就每天很定時地把家裡準備的三餐拍下來發給我,像是感情因而變得更加靠近了。


在我入學前來新加坡時,身邊有家人陪著,並沒有那麼害怕,反而會期待;這一周的短假是自己第一次回去,以為會是一個人回來吉隆坡,卻在巴士站意外遇到了一群同樣巴士同樣在Times Square下車的朋友;而短假結束后要回來新加坡並沒有任何意外遇到熟人的事,是自己一個人,一個人提醒自己什麼時候要起床,一個人提著很重的行李走過海關、搭巴士輾轉回到熟悉的宿舍。

那一個人走的路程是成長中的必然,最重要始終記得家人永遠在家等著自己。

當然,這一周也有努力地抽出了好些日子跟朋友小聚。

欠扁的嘴臉 :/

跟木小姐吃了BBQ PLAZA 的第二天,
約在傻瓜山上看吉隆坡的夜景。

The best and hottest and sexiest bro A___A

假期有個預料不到的小插曲——竟然有機會到母校分享(變相說服高二生留高三哈哈 XD)!哈哈哈哈,那天可以跟老友藝萱同台分享感覺真的很棒,好久好久沒見了且臨場同台竟然默契十足!還有與過去的老師見面、談天,他們都為我可以好好在新加坡深造這件事而感到開心。反正就是謝謝老師的邀請,時光正好在我要離開吉隆坡前一天,嘻嘻。

或許這無關說服吧,留不留高三是個人選擇,但一個很好的問題便是,如果你不留高三,那來獨中的初衷是為什麼?如果將它看作關卡,跨過了便是海闊天空,不會後悔 :)

我、藝萱和區老師。
至今聊起過去同窗的小細節還是會感動。
過去無論糾結迷茫在選科或是大學,
最終要是我們今天都過得充實、喜歡,那就好了。

曾經以為自己能桀驁不馴地闖蕩國外,去唸書,一個人好好的生活,卻沒有意會到一直有繩索捆綁著自己,走的每一步路都特別小心翼翼,總會想著回頭,總會想著時間可以在自己的掌控之內過得快,也過得慢——是牽掛吧。

 對於重感情的我來說,當初在新加坡與台灣之間選擇了新加坡,那是最斷然的選擇了,至少有個機會任性,想回家就回家。但為了錢包,大概會乖乖等到另一個長假 :O。

波兒說,踏入機場后,很自動地卸下一切的包袱和不捨,變成另外一個人。回到家,那是最溫暖的地方,不用步步為營,冰箱還有自己最愛的芒果冰淇淋。而距離家門越遠,能夠任性的空間變得越狹窄,想要哭也得找個可以依靠的肩膀,沒有肩膀,那就找一個不會被人看見的角落。

無論如何,還是得感謝這一個短假。繼續倒數兩個月,繼續努力,再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