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3日星期四

想成為怎樣而無關於誰的人

“希望別人看見怎樣的自己而去做了怎樣的事。
希望別人羨慕怎樣的生活而去過怎樣的日子。
希望別人記得怎樣的特別而去試怎樣的冒險。
嘿,期盼哪天,我們做了什麼,只是因為我們想成為那樣的人,無關乎誰的感覺。

來到大學讓自己最心累的,竟然是社交圈。

各種中立關於是非對錯的解說其實都很多餘,多想遇見一个人可以同理我的立场,跟我說,堅持你自己熱愛的事情沒有錯,是其他人不了解,最重要是你問心無愧啊。

被無關痛癢的人與事折騰得很累,然而放著不管卻顯得沒有擔當,能怎樣?每個人都覺得自己的事情最重要,而不懂得將他人看得很重要的看作體諒,看作不得已。

畢竟比起種種的活動,除了文字,我始終認為射擊是我可以認清我自己,可以讓我好好跟自己對話的。當初拿起編輯這一個職位是純粹的因為喜歡文字,想要重新經驗去排版校對看著刊物成形的過程,那也是我可以盡的最基本的責任,至少對我來說,我的目的在於努力完成我的職責所需,其餘的事情並不是那麼理所當然的,只不過看在當事人眼裡那是。

好些日子以前讀到一句話:所謂自由,也只是那些沒有身不由己的時候。其餘的時間,我們都不自由。追根究底,唯有在那個小小的地方,我才可以放下那些包袱,全情投入地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難怪有人說,射擊是一項孤獨的運動,而最好的陪伴,就是握在手上的那一把槍。要是可以任性,那些需要費心討好的人,我寧可置之不理自己一個人,也不願影響自己的生活。

原諒我偶爾散發負能量吧,我快窒息。

2 条评论:

Bobo ♥ 说...

你要知道媽媽是氧氣罩 有著滿滿滿滿滿讓你來不及呼吸的氧氣😘

小溪 说...

是的
真的
好像很多朋友,又好像没有朋友
不过其实我现在也真的可以享受孤独了,在大学,哈哈
木瓜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