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7日星期五

屬於我們的“校服日”

離開了中學,會發現沒有束縛遠比被制約來得心累。

失去了靠岸,便只能在水裡亂抓一通。

綠草如茵,叫我JOLIN。

每天打開衣櫥,從開始的挑剔到現在的隨意,一件T恤一條短褲一雙拖鞋就這樣去上課了,會覺得少了些什麼,特別是過去穿著有校徽的校服那種自豪感。

在來到大學之前的獎學金面試上我認識了烏龜,當時對烏龜的印象就是很nice的OL,可惜好景不長在,這樣的美好印象來到大學就完全破滅了XD。另一邊廂來到大學後透過“俏皮鴨”認識了茗怡,烏龜和茗怡原本就是好朋友和同學,一起從寬柔中學畢業,而冥冥中地我就變成了他們的共同朋友,又那麼巧我們三人都念中文系!

我們三人住在不同的宿舍,茗怡在Hall 9、烏龜Hall 10、我就在Hall 11,三人距離很靠近,經常約在Canteen 11一起吃午餐晚餐,所以我們三人又叫“飯友”,蠻快樂的是那次一起玩真心話大冒險的經驗。曾經啊試過因為不了解而產生過誤會,但是來到今天都摸清了大家的底線,我就是廢廢的,烏龜是圓圓的,茗怡是多情的❤。

紅磚下的DO RE MI。
從未想過在華裔館的旁邊的構圖這麼美麗。

學霸茗怡主張YOLO(YOU ONLY LAUGH ONCE?),我和烏龜則主張無為(特別是在考試這塊哈哈哈)。

剛過的一周短假中雖然我和茗怡烏龜沒有見面,但是在三個人的聊天群里還是特別活躍的幾乎每天都會聊天,其中大部分都是廢話,但某一天學霸茗怡突然建議我們三人在開學後的星期二穿上中學校服一起去上課?!聽起來很熱血於是我和烏龜便馬上附議了,沒有反對票。那天還很興奮地搬出家裡的校服托媽媽替我把已拆的校徽弄上去,然後第一時間放到行李袋裡面,怕一個忘記便泡沫了整個計劃。

SWAN代言人烏龜、我、茗怡。

當The Hive與青澀為鄰。

於是星期二前一晚,我和烏龜共用一個熨斗把衣服褲子裙子都燙得平平整整的,也約好第二天九點十分在同一個地點見面然後再一起走去巴士站等巴士(烏龜:這樣才有震撼效果嘛!!)而這一路全白的我們像是磁鐵一樣,果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而在我們越過馬路之前途經的巴士里的乘客對我們都是好奇地看著。

到目的地下車,從開始有點羞澀到光明正大地走進講堂一屁股坐下來,一起上課的馬來西亞同學都笑我們的白目,大家都穿著便服來上課我們卻偏偏穿著校服,可以想象整個視聽館裡頭三個白點聚在一起的畫面就像奇葩。

講堂課結束後我們在附近找風景一起合照,才去吃午餐。

撲街是我臨時想到的一個點子,而傻里傻氣的烏龜不假思索地答應了我,
馬上和我頭並著頭撲了下來XD

而對我較為尷尬的是我的僅剩的那一件校服有著好幾個在去年畢業時朋友留下的塗鴉,一放下書包就被後方的同學看到了,尤其是那句格外顯眼的“我愛你哦——曉貞” =.= 這是我唯一一件白衣,臨陣退縮也不是辦法,而另一方面慶幸自己留著這一件衣服,畢竟它不僅僅只是一件單純的白衣啊。

裁剪以後,一種孔雀東南飛的感覺。


走到任何角落,大學的花花綠綠跟我們全白之間的落差總是解不開,來自旁人的異樣眼光更是接二連三,或許他們只是純粹對“中學生”來參觀大學感到好奇?抑或如茗怡說在他們看來我們是個吉祥物,只不過這吉祥物沒有任何歸屬,也不屬於哪裡。穿著校服的意義與自豪感充其量只能停在我們畢業之前,在那之前穿著校服走到哪兒都是一種自然。

大學很大很美麗,卻沒有一個空隙可以容得下過去的理所當然。

穿了一整天的校服,我是因為還能回味而感到滿足與開心。身處在與時間不斷賽跑中又不斷緬懷過去的漩渦,到最後自己其實是不著邊際的——一直費盡心思將今天努力填滿,卻只有追溯而沒有回到過去的份兒。

至於下一次嘛,應該不會有下一次,因為很多事只要有過一次體會就足以一償所有。

嘿,我們勞苦功高的地表最強攝影師——護照先生。

來到大學已經第四個月,坦白說自己也並不是一個那麼懂得照顧自己的人,但隻身在外卻遇見了那麼幾個朋友,他們或許不見得對我每一次遇到的問題可以拔刀相助,但願意左右相伴其實已經足夠了。其餘的,就讓自己慢慢去學習與完成吧。

我愛你們。


2016年10月4日

1 条评论:

晨辰橙 说...

还能穿校服真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