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0日星期日

其实,我们都没能后退


关于毕业,小溪部落格里面的一句话觉得挺实在的:我会想念,但我绝对不会想重来。

也可以说是感同身受。

高中毕业一年了,这年下来,看着学弟妹熬过了统考,很替他们开心,至少他们完完整整地参与了六年,这六年中学生活是圆满的,没有空白;看着过去的同学分享着旧照、过去点滴,可是对于我自己毕业却没有太大的触动。记得去年毕业典礼会哭也是其他因素所致,从来不是离别。大家只分享快乐,那么那些难过、不开心呢?这奇妙现象值得探讨。

如果让你的中学生涯重来一次,你愿意吗?
前提是,那些你经验过的沮丧、难过、痛苦,全都再来一遍。


这是看了小溪的博文之后,脑海闪现的唯一一道问题。

友人说,说她会想要重来,毕竟她拥有一个很美好的高中生活;
bo妈说,如果可以改变原本的那个自己,她也希望重来。
我的答案是这样的:我会想念,但只会让它继续想念。

对外,人类只愿意分享那些开心的事来证明自己过得很好。
然而不提起,也不代表没有发生过——

我不否认我的高中是充实的,有过射击、文字编辑与创作的参与,但这终究只是我个人的事情。初中算是久远的历史了,但高中最后两年出现的裂痕,是我认为毕业多半是解脱的原因。

以前傻傻认为,每天形影不离、交换过去与秘密、上课把食物一同分享,这样的友情可以持续下去,至少不会那么快逾期;因过去的伤害把自己置于高高的心墙上,以为可以把人看透,迅速杀灭任何不安的可能。但现实赏我的一巴掌告诉,一切都是错觉,高中几年依然防不胜防地再度经验几次背叛。


曾经将秘密告诉过一个朋友,最后不再是秘密这回事是我透过第三者后知后觉才知道的,去质问她,她义正言辞说自己没错,说我别像个女人那样扭扭捏捏。这标签对我是多余的,就因为那个当下我还把你当朋友,保留最后一道底线,希望你对我坦白,但事实证明去找你对谈也不过是自讨苦吃。

过了好几个月,逢农历新年,我还抱着希望给她寄了一封贺年卡,以期和好,很犯贱对吧?对啊,人总是要在同一件事犯贱好几次才愿意死心。


任何关系一旦牵扯到金钱,总是免不了伤感情。

那个我不再联系的谁,某天从他博文看见一件过了很久的旧账被他翻起,字里行间理直气壮地控诉我对他在金钱上的亏欠,他大概也忘了他曾经也有亏欠过我,但我没有开口追讨。后来实在看不过眼找他理论,也不算理论,纯粹是阐述自己的立场,表示已经把钱还完,没拖没欠,抵消他的抹黑,然对方竟向我要银行户头,我没有给。抱歉我只希望所有与你的金钱瓜葛一笔勾销而已。

罢了,区区几十块,不必劳烦提款机。我只想让你懂,很多时候你自以为的“事实”都是你的自以为,我已经没有再欠你什么,找你的目的也不过如此。其实你大可不必说明我们过去有多要好,那都是远距离造成的错觉,有些人靠近了就不美了,你我都一样。你的理直气壮让不知情的人替你可怜,但知情的人总是没有说话的那一些话。

该感激你戳破了我的盲点,让我看破认为,老师同样是人类,同样也有缺陷。
借鉴我以后要成为老师的原则。

其余的,就不在话下了。

不晓得世界上有多少段关系是败在别人嘴里。
相信那些相信你的,其余的就衷心祝福。


对于人际关系,我依然抱持灰色态度。中学是集体运动,大学是个体运动:来到大学生活模式改变了,大家都在忙着自己的事,都认为自己最奔波忙碌,所以忙碌以外的事情分量变得很轻,在这里遇到的朋友,适合便经常一起吃饭、复习,不合的,就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费心乞讨。在大学,一个人是很正常,也是必须习惯的一件事。

还有几个从中学至今都要好且还有联络的朋友,即使来到这里了也不曾断过联系,这是让我觉得感动的,跟他们在一起,大家即使没有话题走在一起也不会尴尬。有一次和老兄弟出街,那天我们都没睡好,吃个午餐之后完全是昏昏欲睡的状态,电影没有看成就各自回家去,想起来那天还是觉得很好笑的。电影可以再看,但是情谊难能。

还有那个可爱的你,已经将近两年,我有时候会希望重温第一天和你相遇的时候,将时间放慢仔细看看你羞涩的脸。很爱很爱你,录音说早安的习惯不知不觉维系了一年,然而我总因为赶着去上课(或懒惰D:)结果都在中午才给你录音。我想你是我父母之外,那个身上只有一片面包,却愿意将整片都给我的人。你也是我倒数回家的动力和理由之一呀 :)


我的中学啊,确实是喜忧参半的一个时空。
没有特别顺遂,也没有特别糟糕,
遇过烂人,也拥抱着一些同舟共济的朋友。
嗯,会想念过去的快乐,但不会想要重来。
快乐重来几次没有关系,但痛苦,经验过一次就

够了。

我现在
过得很好

其实,我们都没能后退。

1 条评论:

小溪 说...


好或不好 生活还是要过的
...
考试加油! :)
Ps 很喜欢最后一句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