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7日星期日

回家


除了徐佳瑩,鬱可唯是另一個我特別欣賞的女歌手。自認對鬱可唯了解不深,但幾年前就已經開始鐘情于她的歌。

近期她在《蒙面歌王》揭面演唱《獨家記憶》,對她更加喜歡,也在那時才知道她是土生土長的中國人,過去對她歌聲都刻板地覺得她是個台灣人,在電視上第一次聽過她歌聲是她很多年前在《超級星光大道》PK那次。

兩年前有一段時間感情失意,那段日子是鬱可唯的歌陪我走過的——《放不下》、《指望》、《一直》等情歌不斷單曲循環,今天重新聽回去,或是偶爾隨機循環而播放,總會很自然地與過去掛鉤。但時過境遷以後,那段感情從佔據多數的難過和糾結遺留下釋然與懷念,懷念那個奮不顧身的自己。

若一些情歌像是雨點直擊心底,那鬱可唯細膩體貼的聲線就是一張棉被,替夜半習慣踢被子的你悄悄把被子蓋上 :)

[介紹完]


無意間搜索到鬱可唯的《回家》,在一陣瘋狂地單曲循環中有了寫下這篇博文的意念。


很快地在新加坡唸了半年的書,完成了我大學的1/8。

這段日子想念他,也想念家。

當初迷茫時確實沒有想過自己會在新加坡落腳,畢竟龐大的學費與生活費對於我們小康之家來說是個沉重的負擔。

去年12月報名了台灣,可是因為牽掛感覺越來越重,不像以前那樣有很強烈的意願想要留臺了。記得面試獎學金時候面試官問我說,為什麼選擇來新加坡念中文系而不是台灣?我是發自內心這麼說的:相較來說,台灣是我以後希望旅行的國家,而新加坡是我象唸書深造的。

終於在7月尾才接到喜訊,我才可以定下心來上課。那時候爸爸對媽媽說:終於能夠安穩地睡一覺了。過去苦等了四個月爸爸一直都在擔心,擔心萬一拿不到要怎麼辦,也要我嘗試申請多個單位的獎學金,但最後我也只申請了一個,算是賭上了自己的全部吧,爸爸是從年頭一直嘮叨到我來到新加坡為止。

 7月終媽媽要回去吉隆坡前來參觀我的宿舍 :P

叛逆期與父母產生的衝突實在多,或許叛逆期只是掛名,是父母過於擔心和我自己自我意識越來越強烈才產生的衝突,這樣的衝突到我高二高三才漸漸平緩下來,偶爾仍會起爭執,只不過不會像過往那麼多。這可以說是個磨合的過程吧,我漸漸GPS到了自己,而他們也從過去管教小孩的模式轉變成“相處”,這樣回看過去,撇開親情血緣,人與人之間的聯繫確實很奇妙。

7月多離家到現在只回過一次家,第二次就是考完倒數兩天的歷史之後。不在家的這段期間與家人的感情變得更好了,時不時會給媽媽打個電話問候,過去沒什麼話題可以聊的爸爸也習慣了把一天三餐的菜都拍給我看,特別是媽媽煮的,沉寂的Whatsapp就這樣因為家人而熱鬧了起來。距離很遠,但字裡行間的體貼入微我時時刻刻都收到。

在這常吃的菜飯雖有著吉隆坡的味道(攤主是吉隆坡人嘛),不過會邊吃邊想念媽媽做的菜和她熬的湯,沒有任何味精,十分滋味。呵呵。小學作文《我的媽媽》總會把媽媽的形象寫得天上有地下無,但高分的背後,媽媽是個顧家的人,唯一的缺點就是不懂得疼自己,你省吃儉用了那麼多年,有時候買喜歡的衣服和東西,去逛你想逛的地方,偶爾獎勵自己這全年無休的家庭主婦一頓好的一點都不過分嘛,要在心裡除了我們,也給自己留一個空間。:)

我啊,內心情感豐富,唯獨不善於表達感,像是上述所寫的,我也只會寫在這裡而沒辦法開口。滑稽的是,對他說愛你並不會難以啟齒,反而對家人會覺得難為情,這是我無法解釋的怪異現象,哈哈。但我身為行動派的,會以行動去表示對他們的愛,例如擁抱。

回顧這篇兩年前寫的《小時候》,不變的是那個依然不善言辭的自己,還有對他們的關心。


——回家,我只想回家
只想跟你說,
我回來了 :)

Daddy Mummy I miss you :D
等我回家!!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