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2日星期四

2017年1月4日

她说,
裤头是手缝最困难的地方,
手会痛。

离开以前,
我惊觉穿上的长裤过于松垮
燃眉之际,
她拿出一盒子的针与线
熟练地捏起裤头,
让针带着线艰巨地穿过
打结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