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0日星期五

一块记忆:小镇故事

给:陪着我成长的部落客 :)



2009年,十二岁的我初来镇上,搭起帐篷,用稚嫩的笔法敲开一段不说话的旅居。

这座小镇名为“部落格”,其居民以“部落客”自称。他们从扎营开始,用日积月累的图文慢慢堆砌成家,从门面到角落亲手布置,在屋里圈养生活情调。他们喜欢以键盘书写日记,无论是在慵懒的白天,或是夜深的睡前。

踏入初中,帐篷已不堪记事的堆叠如山,于是我也造了所房子,前门挂上自绘的插图,后院种起木瓜树,将种种平凡与不平凡的际遇寄情于指尖。在熙攘中散步,我看见不同的居家主题塑造出风格独特的路人甲乙,小镇也被雨后春笋的颜色重新粉刷,不再单调。

我在旅居路上结识了一群年龄相仿的部落客,我们时常互相参访,把话语置于篇章的夹缝间,静静交心。跳脱小镇的布景,我们其实分布于马来西亚底下不同的地理坐标。微妙的是,与好些人因了解而形影不离,也有的成了特别的笔友关系,让我意外爱上将温度亲笔烙在信纸的动作,爱上收信前后的期待和欣喜。 

几年后的今天,脸书、推特垄断了居民的憧憬。自家的门,无论封锁或不封锁,想搬的都没留着,倒是遗留下来的故事停格不老。或许比起大篇幅的文章,他们更偏爱井号。当小镇光景不再以前,仅剩的居民包括我,依然在灯光晦暗的窗前,续写昨天今天。

从泛黄的初中记忆爬出,迄今九年,来信上的铅笔字迹浅了,而明信片与贺卡同空气交配出点点黄斑。小镇解开了捆绑我情绪的绳索,还赠送不善言辞的我一个表达并认识自己的空间,以及对创作的坚持。淡进淡出的部落客太多,然小镇仍保存着每个人生缩影,盼着归人。

这是充满故事的小镇,而镇上的人,习惯以文字取代灯火,彼此投影。

后记:

这次功课写“第一次”,而在射击与部落格的选择困难中,我选择了后者。但部落格的“第一次”从09年一直延续到现在,还真是挺大一块的回忆@@ 但不排除是射击这一块太难写,所以暂时排除了 :p

其实部落格真的就像一座小镇,大家都在写着自己的故事,不会像面子书那样可以轻轻一点就可以接触到世界各地的人。从开始写部落格、认识不同网友,学会画插画、削文笔,那一段确实是我中学里头最特别的日子。科技爆炸当儿,是这些网友让我学会并爱上慢慢写信的感觉。不同于中学朋友的是,与一些吉隆坡以外的网友见过好几次,从以前到现在看着彼此长大,变得世故。直到去年与麻雀在大学相遇,变成了很好的朋友。然后接下来的日子除了写自己的故事之外,也在期待着哪天自己追踪的部落格终于更新了。

一回跟麻雀聊天,她说,如果没有部落格这些社交平台,她也不知道自己会是怎么样的。

对啊,如果没有部落格,陈凯宇会是什么样子?

终究还是认为,比起用#来概括一切发生的事,诚恳阅读他人诚恳写出的故事,是最诚恳的关注。

希望你们安好。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