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1日星期六

如果你也曾经被霸凌

“同学,我没有要讲你的意思,但据我所看见的,那些被霸凌的人,都是他们活该。”

据你所看见、那些、活该?

那天在散文创作班上课,针对一个同学写自己被霸凌的经历,有个学生这么说。

他妈的。

你不了解没关系,但不说话也是一种同理、一种人情味,好吗?

那句话,尤其是“活该”二字,听在我耳里并不滋味,而至于分享经历的同学感受如何,我想心脏再强大的人,也无法真的一笑带过,更何况她是受害者。在这之前她有一再犹豫要否把这样的经历摊在所有人面前,也说,写得出来并不代表真的能够讲出来。

在那堂课之前,这段记忆已经沉睡很久,我也没有对任何人讲过,包括另一半。

是在念小学的时候,我也被霸凌过。

整件事的始末单纯是因为我比较阴柔的个性而已。小时候一无所知,只知面对各种外在言语的挑衅和羞辱动作中觉得受伤难受。当我别无选择致电给工作中的老爸时,他竟然说,哎呀,他们只是闹着玩玩罢了(他认为是我神经敏感)。我在想,一次两次或许是可以当成是闹着玩,但是长期下来这样,真的是闹着玩吗?

我记得当下我崩溃大哭,希望爸爸可以帮我把这件事转告班主任,毕竟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拉扯了好一阵,他才答应我,但他和班主任的对话我就不懂了。后来老师也真的有私底下跟那群同学谈过,然后有段日子我是被排挤的。但我安心于,他们再也没有触碰我。

所以,因为与生俱来的性格而遭到霸凌,真的是我活该,活该我妈把我生成这样?

今天回看,这件事或许可以归咎于大家还小不懂事,但那之后我的性格变得比较沉默和内向了。不过当渐渐长大意识到自己的个体存在之后,那样的性格才有所改善,并不是说沉默和内向不好,但那始终不是我自己呀。那件事带给我的后遗症是太执着别人的看法,特别是那些负面的,很容易因此而否定自己,觉得自己不够好,把自己防御得很深很深。

坦白说,我讨厌你的以偏概全,让我意识到文章写得好不好与内涵根本不相干。你没看过所有个案,没有经验过当事人的过去,单纯概括你的所见所闻,实际上你连发言的资格都不配有。不论有意无意,你的分享对于一些人来说,其实是一种伤害,把道歉的话说在前头又如何?我先跟你说对不起再赏你一记耳光,说我只是在演戏,不是真的要打你,合理吗?你可以不痛吗?

你的说法只会显得你愚蠢。我没在课堂反驳你,不代表我认同。确实,你比我年长,打扮也比我擅长,只不过讲话三思这回事,跟你的内在美一样,还是有段距离的。

我胆敢肯定,如果你曾经被霸凌过,绝对不会有这番恶心的“见解”。

给那位被霸凌的同学:

我相信,你说你已经走过这段最糟糕的路,一定有最美好的事情在前头。有过这样的经历不见得是一件坏事,起码比起其他相安无事长大的人,你有更大的心脏和能耐,甚至是勇气,去面对生活,不是吗?面对自己的过去你大可不必自卑,因为我也跟你一样啊 :) 内心的受伤程度有所不同,但遭遇当下所扛着的负面情绪,是雷同的。

背后一定有一些信念支撑你,才会让你走过来,走到今天。

要活得健康快乐,相信自己,用行动告诉当初欺负你的人,你打不倒,你过得很好。

你愿意在作业和课堂上坦白,或许是因为本身已经看淡不少吧。既然如此,就好好疗伤,你应该看过这样的一句话:你永远比你想象中来得更好、更强大。

我不认识你,但我欣赏你。

1 条评论:

匿名 说...

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