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1日星期二

一句爱意:不说


因为忘了如何言语。

我和他课室不同,但位于同一道长廊,就像我们年仅一岁的差距,很近。

我喜欢将彩色纸剪成小长方形,夹在他桌上的课本边缘,前面的卡通逗趣讨喜,后面的“今天加油”言不尽意;他了解我的偏爱,某天趁早到校,将巧克力搁在我的抽屉,连同一张黄色便利贴,前边“巧克力邮差”线条笨拙,后边“盼你喜欢”含情脉脉。

后来,我发现他随身的记事本里头,有我写的每一张便条;那排只有五格的巧克力,我也只敢在每一次饥饿的时候掰下一块。五次后,也只好让包装陪伴巧克力邮差,成为橱柜里的标本,一如同行的我们缄默如故,不提爱情。



后记:

是旧图。

原题《失去症候群》,是那么刚好我们经历过失去,才会那么认真的珍惜。后来觉得改为《不说》较贴切,确实,在我们两个互相喜欢时,都是各自的事,只敢诗意地表态,不敢坦白。

时间太快,毕业了一年半载,近两年的感情走下来,我会想念。想念在我们还未远距离之前,想念在我们的圈子变得更大更复杂之前,没有背负各种经济能力上的压力,那时候的爱情只是局限于单纯的彼此喜欢,多好。

长年自备早午餐不下食堂的我,在高三那年的下课嘴里塞满了食堂的食物。还有各别成为了校内中文与英文刊物的编辑,一起排版成书一起分发,那更是我意想不到的事。像是跟一个人在一起以后,必定会造成生活上出现很多很多的例外。最自豪的,莫过于打破了训导主任口中可恶的诅咒——谈恋爱会影响学业。今天我们都过得很好啊 :) 至于以后你会到哪里念大学,怎么知道呢。


谈过几次恋爱,唯独这次让我触动最深,爱得也是。

去年的一周年我在新加坡,今年的二周年、你的生日,我也没能回去,但真正的感情,也不拘泥于这些日子的庆祝吧。当初也没想过会喜欢上你、被你喜欢。要努力记得拥抱的温度,等回家重温。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