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1日星期日

那個文字砌成的部落


你好!我來自吉隆坡。

但這篇暫且不談吉隆坡,而重新談談部落格這個地方。從2009至今,從我小六到今天即將升大二,今年我二十歲,這個地方也給予了我八九年的陪伴,最活躍寫部落格是11和12年。所以我把它歸類為家鄉,一個全心全意包容我的地方。

在大學的散文創作班,我寫了其中一篇散文《一块記憶:小镇故事》,同樣也是以部落格為題材。確實,這麼多年來,部落格的巔峰期已過,部落客的銳減,像鎮里的人不斷往城裡搬遷,人煙趨於寥落。

不可置否的是,它一直都是世界地圖以外的另一個地方,匯集著喜愛文字、熱衷記載生活的人,在這裡和平共生,認識彼此。


而有幸涉足這段文字旅途,當中的種種收穫,讓我從不後悔自己寫部落格的決心,甚至在部落客不再熱鬧如初的今天,我不遺憾,因為從沒失去過什麼。
终究认为,比起用#概括一切发生的事,诚恳阅读他人诚恳写出的故事,是最诚恳的关注。

木瓜:在陳凱宇以后


雖然,我一直都是陳凱宇。但,如果沒有部落格,我就不會有“木瓜”這個筆名了。至今也還會有中學朋友叫我木瓜,叫我Papaya。當今天壯語不再當初,我會害臊,但同時也為我有這麼一個筆名感到自豪。

我其實有另外一個名字,叫Jeffrey,但並沒有很多人知道。來到大學,我仍會坦蕩蕩地告訴別人說,我有個花名,叫木瓜,因為部落格。朋友會笑我,說我的臉長得像木瓜,不過兩者是沒關聯的,哈哈。

而且啊,我並沒有特別喜愛吃木瓜。

當初因為電影《木瓜姐妹》,覺得“木瓜”這名字很特別,便給自己起了這名字,沒想到轉眼就六七年了。在別人眼中,把自己叫成水果,還變成洋名(Papaya Tan),是彆扭的,但在我而言並不會。抱著“木瓜”,我認識了許多部落客,當中也有檸檬、橙子、西瓜等,大家都有特別的名字。他們都叫我木瓜,而我也會以他們的筆名稱呼他們,難忘之外,也是很特別的尊重方式。

所以我想,不管筆名為何,就算與他人撞名,那意義也是特別存在的個體。就像部落格里記載的故事,是複製不來的。

創作:除了散文小說與詩

閱讀興趣淺薄卻熱愛創作的我,部落格無形中變成了黃金管道,讓我學習細緻觀察生活,從不斷地書寫中提升文筆,把喜愛創作的熱情淋漓盡致地發揮。

2011年,在老師的推薦下,我參加了新加坡部落格大獎。這是我第一次參加部落格競賽,就像選美一樣,而幸運入圍了“最不可思議部落格”,確實是一個很重要的肯定和動力,讓我繼續寫部落格,更用力地將生活記錄下來。真的很感激她當初的推薦,即使寫部落格與課業無關,卻始終鼓勵和支持。如今新加坡部落格大將停辦了,該寫的還是要寫的。

自認在文學界涉足不多,多數時候只是隨心隨筆地寫。但這正好也鋪墊了一種不為什麼而創作的初心,挺好的。畢竟為了喜歡而寫,才能寫出體貼入微的故事,而說故事,估計是一輩子都在反復練習的事。

因此寫部落格的過程中,能夠被讀,被理解,被回饋,是福氣啊!XD


朋友:課室之外的驚喜


2012年在Sunway同西瓜和杯麵見面。我們2010年互相認識,走著走著,友情也跑了七年之久,至今還保持著聯絡。很感動的是,早前因文章需求向西瓜索取我們的合照,而這些照片在她手機裡保存得好好的,這些我們青澀面目的憑證。

時隔兩年,2014年末到怡保旅行,見西瓜詠薇和夢者慧儀。

2016在南大遇見siao麻雀安時。

部落格最美也最有意義的,除了是記載生活,當然還有與自己志同道合的朋友。

也有一些網友認識多年,但至今沒見過一面,彼此的網友關係始終如一。雖然部落格不再盛行,但一起瘋狂更新部落格的確鑿足跡,深深淺淺都值得慶幸。如果可以,希望在現實生活中與他們遇見!

筆友:當距離并不觸手可及
初次交筆友是在2009到2010年之間,從一個叫婉琪的博友開始(就是下下圖中那些深黃色的信),當時我還是個小六生。信箋的一來一往養成了我的寫信習慣,也愛上了書寫。平常難以說出口的話,部落格之外,總會透過書寫來傳達,這也間接養成了日後我寫日記的喜好。婉琪的聯繫中斷了好多年,卻在兩年前意外收到她的來信,和我分享她的近況——即使生活忙碌,心裡偶爾還是會想到彼此的。

回到寫信,自從對它產生了興趣,包括買郵票、把信封丟進郵筒、聽朋友說收到了我的信的滿足,我都一併愛上,也喜歡每一個對來信抱著期待的日子,讓我在現在鮮少寫信的生活中仍有溫度得以懷念。

2016年與來自砂拉越的筆友辰辰在吉隆坡見面,
貼心的她還送了我一隻長頸鹿,很別緻可愛!

除了書信,每逢時節,我也會寫卡片,若有出遊旅行,也會購買當地的明信片,在咖啡廳裡悠閒而用心地寫。雖然卡片早已被臉書墻取代,退了流行,而要在市面上找明信片也變成了有難度的事,像早前到香港旅行,賣明信片的地方不多,得不斷地找不斷地問才買得到一些。


2010累計至今的信箋。多數來自博友,談不上多,但每一封彌足珍貴。

交筆友大概是寫部落格中最意想不到的收穫。現今科技至上,遇上懷舊、喜歡紙筆溫度的部落客更是難得,彼此以信紙和鉛筆取代臉書上的簡單問候,用期待換來最美好的紙張,尤其當之間的距離遠得不足以見上一面,書信的傳遞總會把距離拉近,而不再是網友。

這些年忙碌,寫信的頻率大幅減少,就連過去每天寫日記的習慣漸漸淡出,如今單靠努力記憶,偶爾興起便大篇幅地記錄在部落格里,記得住大事件,記不住太多深入的細節。

想起爸爸年輕時也有交筆友的習慣,寫情書給媽媽更是家常便飯——基因果然是會遺傳的。

對於念舊的人,寫信無疑是最溫柔的方式,在成長的時光里留下一些什麼。例如筆友。

長大:從小學到大學

甫上初中,我曾因看不過小學的稚嫩文筆而一改所有文章,可後來我發現那是不必要的,寫過了就寫過了,不必再故意修改什麼,只是我會不敢看回去以前寫過的文章,覺得太野太豪放,哈哈!但我知道這也毋需害怕,偶爾回顧,會看見以前的自己有多可愛,它確確實實地存在過,是我長大的一部分。

把生活寫進部落格,這份感動的保存期可以是無限的——例如我和一個多年沒聯絡的同學,透過初二寫的,我們到獨立廣場玩的仆街遊記()和走訪Chow Kit的下午(因而又產生了散文《一回身體:Pauline》),我們又變成了朋友。當時的勇敢我現在已經拿不出來了,也沒有那個時間,但彼此仍是樂此不疲地回味多番。多得部落格,我們才會約好,日後重返獨立廣場,重溫當年。

高中以後忙SPM忙統考,便將部落格擱在一旁,也因不想要過去的生活在沒有更新之下一直曝光,於是上鎖了很長一段時間,只邀請了一些密友作為讀者,差一點就棄之不理。直到大學后才重新開放,斷斷續續地更新,不過這時早已脫離了中學。

是遺憾的,最後兩年的生活都沒有很仔細地記錄其中。

寫在臉書,會被許多人看到,甚至被視為一種視覺上的干擾;寫在Insta,四四方方的照片還是配上短短的文字好;寫在Twitter,字數有限,沒辦法暢所欲言。嘗試了多個平台,最終覺得,部落格是最舒服自在的老地方,像熟悉的家,紛繁的美化部落格教程如同家具店,我們可以自行裝飾,或隨心所欲地邋遢,可以熬一碗湯,或一碗簡易的餐蛋面。

若部落客沒有忘記歸家的路,這裡始終是個避風港,而前來作客的人,都會互相欣賞。


插圖:從木瓜到三毛的過渡
從小我就很愛畫畫,初中那幾年,部落格莫名變成了一幅塗鴉墻。比起許多廣為人知的插畫家,我只是個小卒,但很享受把亂來的塗鴉張貼上來,博君一笑也好,啊哈哈。

這是以前萬聖節畫的木瓜。T.T(所以我才不敢看回去以前的文章。)

當初就是這樣從一個線條曲曲折折的木瓜開始(我當時竟然覺得好看!),後來演變成頭大身小的三毛,我叫他小凱宇。至於小凱宇身邊那男生還有其他人是誰,我其實也沒有一個確切的設定,就當作是小凱宇的朋友,畢竟插圖里只有一個人,會孤單。多一個人,就少一點孤單。

而這是近幾年的,一些以白色背景為主的插圖。

多年來都在用滑鼠練習作畫。有同學問過為何畫出來的橢圓會那麼“圓”,其實一個“圓”很多時候也不是一筆畫好的,因為太扁不行,太圓也不夠到位,得修改多遍,擦擦畫畫之下,才有個讓我滿意的橢圓。

我曾想過買個畫板,但過去因為經濟能力所限,加上自己的塗鴉只是簡單線條,所以遲遲沒有買成。鼠繪除了靈活度受限,和無法畫得特別細膩,其餘的還是挺好的!至少我好滿足。事實上Windows的Paint已經足夠我繼續作畫了,哈哈。

當作畫的過程是讓自己感到開心的,畫板就變成了其次甚至未必的選擇。

畫過簡單的小故事。

幸好有部落格,幸好有把所有插圖保留下來,在高三才有個陰差陽錯的機緣,可以把這些插畫運用在文創社的中文刊物(拾穗《我們》)裡。為此,我也畫了更多插圖,因此這是我高三畢業的美好句點,嘔心瀝血的禮物。

我想,文創社創立多年,我也做了一個很棒的創舉,那就是整本刊物以原創插畫為設計,不取網絡資源,讓整本書更有“原創”和“拾穗”的味道!!

2016年學海杯,《我們》拿到了優秀獎!

《拾穗28:我們》匯集了每一個社員的文字作品。見證它由空白到成形到送到每個學生手中,大家共有成果的那份感動說不出,只是過去所有挫折都變得甜蜜起來。

樂於為白紙上色,變成生命力滿盈的一張圖,像是畫了一張合照,裡頭的人真的在笑在哭,雲朵真的在飄動,感覺獨特。

部落格的開始,無疑是成長中恰如其分的安排。


結束前的說話

針對2017大馬中文部落格祭《讓我引以為豪的家鄉》這主題,吉隆坡是一個已經被許多旅人寫過的地方,再寫下去,恐怕就會爛掉了。

所以,我不寫貫穿歷史與今天的雙峰塔、獨立廣場,不寫我不擅長介紹,而認為什麼都好吃的美食,不寫已經眾所皆知的購物中心,不寫燈火絢爛的跨年地點——剔除這些種種,我想,我最有把握能夠寫好的,便是自己和部落格,這個文字為主的家鄉。

無論最近一篇博文停頓在何年何月,每一個部落格,都是一個獨有的文化和風情。

營營役役的生活里,只要看得見腳下足跡如何長大,來時路仍是清晰的。未來對於生活的精神糧食,大抵會繼續寄託在創作上,和部落格,從中找尋,讓部落格不老,讓生活之旅有個牽絆,如同前往每個綺麗的地方,我們總會拍照留念。

希望它仍會像現在一樣,繼續佔據我年歲的一半。



——部落格,我引以為豪的家鄉。

1 条评论:

小溪 说...

哈哈哈哈eh看到你以前的画风不小心笑了一下对不起哈哈哈哈哈哈OMG
我真的可以明白那些不是一笔就画出来的圆
因为我以前也是用paint打天下HAHAHA OHMYGODDD
omg 到底几时见面 7年都见不到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