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31日星期一

刀子时间


只是一趟大雨,就仿佛快要将努力耕耘的菜没顶。

不是倾谈大概也不会倒影自己还是需要时间去克服一些障碍,而这“时间”,可能会让耕耘的人由衷疲累。断定了奋不顾身喜欢一个人爱一个人就是神迹,到头来还是要在伤痕的挟持中假装很好;认定了一个朋友而赴汤蹈火,终究是一场欢喜一场空的覆水难收尴尬不堪;扑倒一次又一次,沮丧失落的感觉还得寸进尺企图将憧憬挖成负数。多数时候并不是因为自己不比别人努力,或不够努力的。

当初长大的冲劲是利刃,将孩提时候的干脆利落剪得零散,然后在接近成年了,要自己拼凑回来。撞墙多了,总会假假得痴呆,明明意识还清楚得很。

直到她说,她爱我,不会轻易离开。

直到有些心声坦承之后是真的不会将关系一刀剪断。

直到他们说只要一天没有搬家,回家的路都毋需重新适应。

直到相信梦想不一定是要成为奥运冠军,或鲁迅。

生活会过得简单,而我们从容。

2017年7月24日星期一

无法安置


多年来一直无法将自己安置在一段关系里面,总会躁动总会不安。或许感情是可以的,但其他呢?

懂得关系好像也没有让自己好一点,就像透彻忧郁症的人未必能治好自身的忧郁症。人心太善变了,十赌没有九胜,因此不能赌,概率会在最后时刻颠覆过来。

太多时候只有独处才能安抚失序的心——白天的小孩太缺乏陪伴,夜晚他喜欢听睡前故事,才能安眠,否则彻夜难眠。

有缘的人不会走散,大概是最适合安慰自己的说辞。